她絕不會承認她只是懶得投喂它。

將兔子丟在洞府,留下吃喝她不就不用管了!

赤兔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她的話,它耳朵顫了顫。

順着羽嫣指尖殘留的酒香,兔子伸出舌頭舔了舔。

羽嫣猛的鬆開它!

她像是觸電般甩了甩手,而後惡狠狠的揉了一把兔子的腦袋。

“你想吃酒?”羽嫣問。

她邊說邊把玉杯遠遠拿開,那樣子似是不會如它願。

赤兔明顯順着酒盃方向扭了扭腦袋。

不知道想到什麼,羽嫣心神一動。

一刻鐘後

女子發出一聲暢快的輕笑。

小焰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紅耳朵的小兔子歪歪倒在桌面上。

它嘴邊是羽嫣之前拿出來的白玉杯,現在已經見底。

毛絨絨的小家伙露出了柔軟的腹部,羽嫣忍不住上手撫摸。

只是在她的手碰上兔子腹毛的瞬間,一道耀眼的金光突然從赤兔身上冒出。

羽嫣錯愕的瞪大眼睛。

此時她的手已經落到了它身上,被裹在金光中。

她明顯感覺手下的觸感發生了變化。

原本軟乎乎的兔毛似乎硬了一些。

女子皺眉,眉心星痕划過一絲流光。

很快金光散去,看到當下情景的羽嫣幾乎是立刻收回了手。

她整個人都從石凳上彈了起來。

變身了!

赤兔居然變身了!

羽嫣獃獃的望着眼前長得像鳥一樣的小焰,心底之前的不靠譜猜測瞬間冒了出來。

鳥是不可能的。

貔麟赤兔的眼光可沒有那麼低。

這怕不是一隻鳳凰!

羽嫣試探性的戳了戳它的腦袋。

小鳳凰依舊緊閉着眼,金色的羽毛濃密細膩,巴掌大的身子看起來脆弱無比。

羽嫣不禁心生懷疑。

這家伙究竟是怎麼來到她蒼渺宗的?

就在羽嫣一下一下擼着鳳凰的腦袋出神的時候,手下一陣熟悉的靈力波動傳來。

金燦燦的小鳳凰眨眼間又變回了兔子模樣。

噗嗤——

羽嫣直接笑出聲。

有意思,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雁回峰的結界傳來一陣波動。

羽嫣最後擼了一把兔子腦袋站直身子。

風夙:“師尊!”

漓澤:“師尊,我和師兄回來了!”

不知道兩個小家伙是如何這麼快找到她的。

反正她就是剛把桃花釀收起來。

羽嫣視線先後落在兩人身上。

半年前她跟去凡界,沒待多久就回來了。

主要是有慕楠瑜和凌辰在,再加上她打在兩人身上的神識,性命危險肯定是不會有的。

“不錯。”

羽嫣滿意的收回目光。

半年的時間過去,風夙和漓澤肉眼可見的長高了一些。

得到羽嫣的肯定,風夙眼中閃爍着欣喜。

這麼久沒見師尊,他真的好想她。

他無時無刻都在倒數着日子,同時不免擔憂歷練成果不如師尊的意。

男孩兒鳳眸親昵的看着她,眼中的思念幾乎要溢出來。

羽嫣一如往常的揚着唇角,似乎並沒有多說什麼的意思。

風夙也不知道在期待什麼,見此不由一陣失落。

師尊難道就沒什麼想要問的嗎?

哪怕多說一句話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