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帶着笑意的清靈女聲緩緩傳出。

蘇若若身體一僵,不知為何,她竟是有些失望。

她還以為是剛剛離開的那幾人回來了。

“知道了。”蘇若若平淡應道。

對於她的態度,羽嫣似乎沒有多少意外。

她就這麼坐在樹上看着蘇若若離開。

按照書中蘇若若的回憶,她是在五年後,在蒼渺宗來凡界收徒的時候被選中,通過宗門的入宗測試後被師兄看重收為了親傳弟子。

羽嫣並不想插手什麼。

她要做的,是保證師兄他日不被她的乖巧矇蔽。

她要師兄好好活着,正如他自己所說,先她一步飛升。

對了!

不知道想到什麼,羽嫣眉心一跳。

她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女子趕緊翻看着識海中的話本。

神識快速的在密密麻麻的字跡間略過。

像是終於找到了想找之處。

她神情怔松下來。

羽嫣仔細的斟酌着字裡行間的這段話。

魔界新上任的魔尊嗜殺成性。

他目光在略過站在宗門口的粉衫女子時微凝,在眾魔躍躍欲試的期待中他突然幽幽開口,

“罷了。”

若非當年她在外門弟子的群欺下拉了他一把,或許也不會有今日的他。

死在哪裡都不知道。

此時師兄已經殉葬,正魔對峙,魔尊卻是熄了火。

羽嫣面色緊繃。

新上任的魔尊弒殺成性。

數千年來,正魔兩道之間的平衡一直維持的很好。

雖然小磋磨不斷,但從未發生過大的征戰。

新上任的魔尊弒殺成性。

若非他日季無野統領魔域,大戰根本是沒有影兒的事。

看書中的意思,其實季無野原本是蒼渺宗的弟子。

只是不被善待,差點兒慘死。

而蘇若若恰巧救了他。

由正道入魔,一躍成為魔尊。

倒是不知是因為積累的怨氣太多還是本性使然,致使他對正道厭惡至此。

就是不知他是什麼時候進的蒼渺宗。

羽嫣睫毛忽閃,幽幽流光在那雙桃花眼底拂過。

蒼渺宗

桃花樹下的女子頗為期待的打開釀酒的瓶蓋。

之前漓澤說,封閉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就可以。

現在時間已到,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成果。

瓶蓋掀開的瞬間,清幽的桃花酒香飄出。

沒有想象中的醇厚,卻是意外的清冽。

女子挑眉微笑,鼻尖湊到瓶口輕嗅。

“其實還是不錯的。”

羽嫣低聲呢喃道。

畢竟是第一次動手,她已經很滿意了!

可惜師兄在閉關,嘗不到。

羽嫣彎唇傾倒了一杯酒在白玉杯中。

清澈見底的粉色酒釀泛着波紋,就在她想要湊到唇邊品嘗的時候,毛絨絨的小赤兔突然鑽到了她懷中。

羽嫣無奈放下杯子。

她一把拽住了兔子的耳朵。

半年的時間過去,兔子腦袋上似乎有一撮毛也變紅了。

“小焰,你不在洞中待着,跑這裡來做什麼?”

羽嫣笑着捏了捏赤兔嘴邊的幾根小鬍子。

之前她就在雁回峰特地給它闢了一個小洞府。

她暫時看不出赤兔的血脈有什麼異常。

不過既然來了她雁回峰,那就好好修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