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夙想着慕楠瑜的話心神微動。

在離開大殿的前一刻他突然回頭。

“師尊,徒兒也會好好修煉的!”

羽嫣猛的抬眸望向門口。

男孩兒早已抱着兔子消失不見。

主峰

羽嫣來了之後才知道沈青逸閉關了。

她懊惱的一拍額頭。

瞧她這記性,怎麼給忘了。

師兄封印完饕餮之後一定是需要養精蓄銳的!

她也是從合歡宗回來之後才知道後山凶獸封印鬆動了。

心底的猜測似乎得到了證實。

慕楠瑜或許就是因為合歡宗之難才墜落仙途的。

師兄是蒼渺宗掌門。

且不說饕餮逃出會給蒼生帶來什麼災難,單單是為了宗門弟子他就不會坐視不理。

剛好又遇到慕楠瑜被擄走……

羽嫣嘆了一口氣,時也命也。

“慕師兄,你之前的話是什麼意思?”

風夙仰頭直直望着慕楠瑜。

對方垂眸似笑非笑,“現在知道來找我了?之前怎麼沒見你這麼放在心上?”

風夙一噎,他鳳眸輕顫。

微不可察的遮掩去心頭的失落,男孩兒轉身就要離開。

“哎!你怎麼就要走!”

慕楠瑜着實沒想到他這麼不堅定。

他趕緊繞了一步攔在他前面。

五歲男孩兒身高還不到他腰間,慕楠瑜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濃濃的罪惡感。

不過想到夢中師叔的“慘狀”,男子剛要動搖的心瞬間堅定下來。

風夙哪裡是不堅定,他一直都覺得慕師兄似乎對他有意見,偏偏對方還願意來雁回峰教他*。

剛剛對方的話明顯是在追究他之前的行為。

想來是再多前話都不會作數了。

風夙被他攔住沒法再前進。

“慕師兄這是什麼意思?”他問。

“哎,罷了罷了,怎麼這麼不禁逗。”

慕楠瑜無奈敲了他腦門一下。

風夙腦袋一歪,沒能躲開。

羽嫣坐在大殿屋頂。

她撐着下巴遠遠看着不遠處一大一小兩人。

她倒是沒想到風夙會和慕楠瑜關係這麼好。

慕楠瑜經常去雁回峰她不是不知道。

原來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和風夙走的這麼近了嗎?

羽嫣勾唇,可真有意思。

書中兩人可是撕破臉難看的很。

哦不,或許只是慕楠瑜撕破臉難看的很,男主角又怎麼會形象有損呢。

一切導火索還是蘇若若,誰是誰非早已分不清。

修仙界又哪有什麼非黑即白,正反對錯全在修士一念間罷了。

羽嫣撐着結界將自己遮掩的死死的。

風夙和慕楠瑜的對話一字不落的傳入她耳朵。

不知道女子聽到了什麼,她錯愕的眨了眨眼,審視的目光隨即落到了慕楠瑜身上。

這家伙,他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羽嫣上次來找沈青逸,原本是想請他做個儀式見證,她要將她收兩人為徒一事公之於眾。

誰知被突然打斷,現在師兄閉關,這事兒恐怕還要拖一拖。

倒不是她在意這些虛名,她是擔心風夙和漓澤有想法。

若是兩人一直待在雁回峰或者蒼渺宗還好,可修仙之人又怎麼能閉門造車。

他們早晚是要出去歷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