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之內築基……

不愧是漓晝島千年難遇的天才。

她倒是好奇他能提出什麼要求。

“師尊……能不能答應以後只有我和師兄兩個弟子?”

漓澤心跳得飛快,他忐忑又期待的望着羽嫣,向來明艷的狐狸眼直勾勾的。

風夙錯愕一瞬,緊握的拳頭一下子鬆開。

他呼吸都放的極輕,生怕驚擾到坐榻上的女子。

被兩雙眼睛灼熱的盯着,羽嫣頭一次有了不自在的感覺。

但幾乎不需要猶豫太久,時間短的仿佛她根本沒有思索。

“不能。”羽嫣桃花眼微掀。

“為什麼?”

風夙脫口而出,精緻的鳳眸划過三分懊惱,只是很快便轉為堅定。

漓澤緊緊的抿着唇,他面色失落。

雁回峰只有他們三個不好麽……

為什麼?

羽嫣看向風夙,他這個問題問得真好啊。

女子突然綻開一抹驚心動魄的笑,眉間的星痕瀲灧,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一切還是看緣分。”

她視線在兩人身上如輕羽般掃過。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風夙總覺得師尊剛剛落在他身上的那一眼飽含深意。

是他看不懂的,只一眼便讓他難過又絕望。

風夙猛的回神,所有突然涌上的莫名情緒頃刻間消失。

師尊不同意。

以後還會有人來跟他搶她!

“小焰是麽?”羽嫣捏了捏赤兔毛茸茸的腹部。

風夙臉上染過一絲微紅,他盯着羽嫣懷中的兔子眼神幽怨。

“是,是叫小焰。”他道。

羽嫣擼着兔毛的動作微滯,真的會這麼巧嗎?

“鳳洛焰。”她輕聲道。

那三個字聲音極低,在場除女子之外的兩人一兔大概是都沒聽到。

靈兔依舊懶懶的窩在羽嫣懷中。

羽嫣無奈揉了揉它的腦袋,自己又在試探些什麼。

不知是不是喜歡極了羽嫣的撫摸,赤兔死命往她掌心蹭了蹭。

她輕笑。

漓澤面上氣呼呼的,這隻兔子!

這幾個月他無數次趁師兄不在想抱來瞅瞅,可它像是故意躲着她似的,見到他就跑!

他又不會吃了它!

它躲什麼!

“不過,”羽嫣突然道,她看向漓澤黛眉輕挑,“既然你提到了要五年之內築基,為師遍拭目以待了。”

漓澤瞬間瞪大了一雙狐狸眼!!!

“風夙,將它抱走,為師倦了,你們都回去吧。”

羽嫣將赤兔放在榻邊,而後她撐着腦袋靠在桌邊,漂亮的眼尾微微下壓,整個人慵懶倦怠無比。

風夙看的眉心一跳。

男孩兒仿佛就是為了等這一刻,羽嫣剛一話落他就靠近了過去。

“師尊,徒兒也可以,師兄每天修煉辛苦,不如讓我來分擔!”

漓澤邊說邊迅速湊了過去,可惜他沒搶的過風夙。

“師弟莫要忘記了師尊的囑托,還是趕緊去修煉為好。”

風夙將赤兔攬在懷中,他面具下的眉頭狠狠皺起。

小焰怎麼回事,這是不想讓他抱?

他手臂上的力氣大了一些。

原本蛹動着極其不安分的兔子兔身一僵,它豎起的耳朵緩緩垂下,終於不再掙扎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