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辰聽的暈暈乎乎的。

風師弟?

風師弟是誰?

他怎麼不知道嫣師叔收了徒弟?

只是對上慕楠瑜期待的眼神,凌辰毫無思索的點點頭,“好。”

慕楠瑜俊臉綻開一抹微笑,他右手背後緊緊握起,一雙眸子是前所未有的堅定。

三個月後

羽嫣捧着一捧桃花瓣小心翼翼的放入白玉瓷瓶。

“這麼多可行?”

最後一片放入,她側眸問漓澤。

“可以了師尊!”

漓澤身子趴在桌邊,他將瓷瓶蓋子遞給她。

殿外

風夙被慕楠瑜按住身子,

“風師弟,不要着急走嘛,師兄再教你兩招!”

慕楠瑜垂眸笑着看他。

風夙視線卻是一直望向雁回殿。

剛剛他的小兔子跑進大殿了,若是往常還好,可現在師弟在裡面。

他擔心。

風夙眸底滿是急切。

他可是清楚得很,漓澤師弟一直沒放棄要吃了它的想法!

慕楠瑜眯起了眼,他視線犀利。

這才不到一個時辰,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找師叔。

小小年紀竟是不知道以修煉為重!

慕楠瑜不知道風夙心底的想法,他只以為他是想黏着羽嫣。

男子突然鬆開了禁錮。

在風夙來不及看他一眼就要往大殿奔去的瞬間,慕楠瑜幽幽開口,

“風師弟,你想不想變得更強?”

風夙身形似是頓了一下。

身後,白衣男子如預料到一般微微揚唇。

只是不等他繼續說什麼,男孩兒一步不停地跑進了大殿。

風夙:“慕師兄,我當然想變強,一會兒師弟便去找你請教!”

變強不差這一星半點兒時間。

但說不定他猶豫這一下兔子就被扒皮烤了!

院子瞬間恢復安靜。

慕楠瑜難以置信的攥住衣袖。

好啊!風夙真是好樣的!

男子向來溫潤如玉的容顏有瞬間皸裂。

他望着空蕩盪的殿門。

不知道想到什麼,慕楠瑜突然惡劣笑了一下。

那一下轉瞬即逝,快的讓人無法抓住。

“小焰,小焰你在哪兒?”

風夙小聲呼喚着,他在進來後就放慢了腳步。

師尊最討厭咋咋呼呼。

男孩兒小心翼翼的朝內殿靠近。

沒走幾步便聽到裡面傳來了漓澤的聲音。

“師尊,徒兒若是能五年之內築基,您能不能答應,”

“師尊!”

風夙突然沖了進來。

他目光一下子便落到了羽嫣手中的兔子身上。

男孩兒鬆了一口氣。

漓澤不滿的皺眉:“師兄為什麼打斷我的話?”

“我本不是故意,師弟繼續講。”

風夙似是歉疚的垂眸,銀色的面具遮掩住了他的神情。

他朝羽嫣靠近了一些。

且不說師弟要提什麼要求,剛剛是他魯莽了,在師尊面前。

羽嫣纖細嫩白的指尖揉了揉兔子耳朵,焰紅的兔毛襯得她玉手清透。

她笑意嫣然,淺淡的目光似是對什麼也不感興趣。

漓澤憋屈的撇撇嘴,他繼續道,

“師尊能不能允許徒兒一個條件。”

女子漂亮的桃花眼突然划過一道興味兒,她看向他輕飄飄問,

“哦?什麼條件?”

幾乎是她開口的瞬間,風夙緊握住了小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