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仙界有她的名號護着可以避免太多不必要的麻煩。

羽嫣幽幽嘆了一口氣。

“師弟,你以為如何?”

慕楠瑜笑着低頭看風夙,他眼底滿是篤定,似是認定了男孩兒不會拒絕他。

也正如他所預料,風夙並沒有考慮太久,他仰頭,銀色的面具映轉着鎏光,“好。”

“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嫣師叔看重的弟子,風師弟果然心性可嘉!”

慕楠瑜挑眉,滿是笑意的眼中洶涌着旁人輕易窺見不得的複雜,他遞給風夙一塊白玉令牌。

“師弟,拿好了,到時出任務有用。”

風夙伸手接過。

白色的玉牌上刻着一個大寫的慕字,他突然下巴緊繃,小手緊緊捏着令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知道了師兄,後天見。”

男孩兒將令牌收進了袖子,說著便朝山下走去。

小小的身影白袍加身,年紀不大身姿卻是抓人,單看一個背影貴不可言。

慕楠瑜收回視線,轉身抬眸的瞬間正好撞進了一雙盈滿笑意的桃花眼中。

他心一咯噔!

嫣師叔怎麼在這裡,剛剛……她聽到了多少。

他確定他和風師弟講話的時候沒人在,況且師叔一定不是屑於偷聽的人。

所以——

其實嫣師叔在這兒只是碰巧罷了!

此刻的慕楠瑜心頭百轉千回。

只是他面上不顯,他快速的穩住心神,“嫣師叔。”

他一如往常的打招呼,

“師叔是來找師尊的嗎?真是不巧。”

羽嫣直接忽略了他的話。

她似是不經意的看了山下方向一眼,只聽她幽幽道,

“慕師侄,人是怎麼帶走的……可就得怎麼帶回來。”

慕楠瑜身形一僵,他獃愣的怔在原地,清潤的面上染了三分慌亂。

原來她什麼都聽到了。

“師叔,師侄沒有別的意思,我就只是想帶風師弟歷練,”而已。

“我知道。”羽嫣掀眸看了她一眼。

慕楠瑜身形比羽嫣高一個腦袋。

似是不滿意仰頭角度,羽嫣說著還後退了一步。

慕楠瑜和風夙無冤無仇,況且她也幫過他。

哪怕剛剛他提到的歷練之地聽在她耳中太過匪夷所思,但從他的角度出發,那地方沒有任何不妥。

不過,他這麼急着解釋是為何。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心虛。

女子稍帶探究的目光落在慕楠瑜臉上。

“風夙是我的徒弟,他還小,出去後還要麻煩師侄多照看一些。”她叮囑道。

慕楠瑜袖子下的手緊握,在女子錯身走過的那一刻他才笑道,

“知道了,師叔。”

風師弟才五歲,嫣師叔關心他多一些也正常。

他現在不過一個小孩兒而已。

慕楠瑜收斂心神。

想到後日將要帶風夙去的地方,男子眉目躍上一抹輕鬆。

既然日後風師弟對蘇若若有意,不如他提早讓他倆認識一下。

最好是在師叔動心之前促成他們喜結連理,豈不皆大歡喜?

慕楠瑜腳步輕快,他想他真是為師叔操碎了心。

藏書閣

一席白衣的女子正撐着桌子和對面的老頭大眼瞪小眼。

羽嫣:“游老,掌門師兄在閉關,你又不是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