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心下咯噔。

他也就是想想,他沒打算立刻宰了它。

起碼要養一養,再說宰之前他一定會向師尊請示的好吧!

他好冤枉啊……

風夙唇角微彎。

師尊剛剛抱過小兔子,現在他也抱着。

“為師平日也沒空養,交給你們了。”

羽嫣像是警告的看了漓澤一眼。

對方訕訕的摸了摸鼻子。

風夙揚唇看她:“徒兒會好好養它的!”

羽嫣托着下巴點了點頭。

女子眉間的星痕像是有光芒流轉,風夙獃愣了一秒快速移開視線。

他捏着兔子的耳朵不自覺用上了些力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他捏疼了。

小兔子轉頭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

“嘶!”風夙倒吸一口氣。

他垂眸忐忑的看着手背上的傷口。

不等他試圖將手收進袖子,羽嫣已經將他的胳膊拉了過去。

“師尊我不是故意的……”

風夙急切的想要解釋,生怕師尊一個生氣不讓他照顧兔子了。

輕盈中帶着柔和的靈力拂過傷口,風夙原本泛着血絲的小手背頃刻間恢復如初。

他驚訝的看着傷口的變化,另一隻臂彎依舊緊緊的摟着兔子。

“小心一些。”

羽嫣聲音淡淡聽不出情緒。

不知道是讓他小心一些照顧兔子,還是……他自己小心一些。

等風夙想要探究的時候,羽嫣已經一甩袖子將兩人送出了大殿。

“自今日起,每日寅時為師都會考察你們的功課。”

甫一落地。

風夙還沒從周身被師尊靈力包裹中回過神來。

猝不及防的聽到這麼一句話,他整個人都開始激動起來。

這麼說他每天都能見到師尊了!

男孩兒欣喜的彎起了唇角。

漓澤卻是目光執着的望着他懷中的靈兔。

“師兄,你讓我看看它好不好?”

剛纔師尊抱着他沒看清,師尊把兔子遞給他的時候又被師兄攔走了。

現在近距離觀察,他突然有了新的發現。

漓澤心下激動,甚至連羽嫣剛剛留下的那句話都沒聽仔細。

風夙才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漓澤已經靠他這麼近了。

他抱着靈兔猛的後退一步。

“師兄……你就讓我看一下嘛!我發誓,一定不會傷害它!”

仿佛是擔心風夙不信,他還豎起了三根手指。

風夙眸子微閃,他摸了摸兔子耳朵猶豫良久。

直到漓澤炙熱的眼神從兔子身上移到他臉上,風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兔子遞給它。

“你說的,不傷它。”

“肯定不會!”

漓澤狐狸眼一彎,他趕緊伸手抱了過來。

幾乎是雙手觸上靈兔皮毛的瞬間,他整個人都驚喜的跳了起來。

“居然是真的!”

“師兄你知不知道它是什麼品種!”

“這可是貔麟赤兔,等它長大了全身都會變成紅毛,那個時候若是用靈火烤一烤……”

烤一烤?

風夙額頭一跳。

漓澤依舊說著,他眼中洋溢着躍躍欲試。

他說的急,“以前在島上的時候我從來沒見過,書中說貔麟赤兔在修仙界極其稀有!”

風夙面具下的臉已經變得黑青黑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