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揉了多久,慕楠瑜終於收回手。

他一顆心沉了又沉。

師尊確實去了後山,他得到消息後立刻來了雁回峰。

夢中他不知道師叔是什麼時候收的徒,但對方是叫風夙沒錯。

風夙……

漓澤提着兩盒子靈食回來的時候,慕楠瑜已經走了。

從執法堂出來後,他非要去食堂取些吃的。

羽嫣想也不是什麼大事,她順手就把他丟在了山腳飯堂。

“師兄,我帶了靈食回來,你要不要嘗嘗?”

漓澤遠遠的就看到風夙在桃花樹下練劍。

他心中暗道一聲師兄勤奮。

風夙被慕楠瑜離開時看他的眼神擾的心煩意亂。

對方似乎對他警惕又排斥。

他明明什麼都沒有做。

“不用。”

風夙收了招式,他脖子上佈滿了細密的薄汗。

在看到漓澤轉彎就要進入殿內的時候眸子一凝。

“你去做什麼?”風夙問。

“自然是給師尊送去。”

漓澤說著還晃了晃手中的食盒。

說實話,蒼渺宗的靈食做的還真不賴。

雖然和他比還差那麼一點點。

風夙看着漓澤跳躍着蹦入殿門,他唇瓣抿起。

頓時沒了練劍的想法,將劍一收跟着走了進去。

雁回殿

羽嫣正靠在坐榻上逗弄着一隻靈兔。

這隻靈兔像個小傻子一樣,剛纔一下又一下的用腦袋撞她雁回峰的結界。

她實在看不下去就將它抓了上來。

靈兔一看就還沒生出靈智,不然也不會傻了吧唧的,明知前面走不通還要用頭撞。

羽嫣伸手擼着兔子耳中間的細軟毛毛,她眯起眸子唇邊勾着淺淺的笑。

漓澤一進來就是看到這樣一副景象。

他小心臟撲通撲通跳的飛快。

“師尊!”

羽嫣轉眸看他,“回來了?”

“師尊,徒兒給你帶了一些。”漓澤像是獻寶似的。

他像是才看到羽嫣手邊的兔子,只聽他問,

“這兔子哪兒來的?”

他眼睛發亮,上次師尊可是誇他烤的兔肉好吃來着。

不知道是不是預感到了危險,靈兔往羽嫣手底下拱了拱。

它用紅毛兔耳蹭着羽嫣的手心,一下又一下,讓人心癢的不行。

羽嫣將兔子一把抱在了懷中。

“放那邊吧。”

既是徒弟特地帶回來的,她不拒絕便是。

“好!”漓澤聽話的放下食盒。

“師尊,我能摸一摸它嗎?”

漓澤一邊說著一邊湊近,離得近了他快速的將靈兔從頭到腳分析了一番。

而後男孩兒皺眉。

不行,太瘦了,得養一養再宰。

羽嫣還不知道他的心思,見他感興趣的盯着靈兔她伸手就要遞給他。

漓澤心下一喜,誰知還沒等他接住,另一雙手便橫亘中間攔了下來。

“師尊,你別給他,給他小兔子就活不成了。”

風夙淡漠的聲音傳來,漓澤動作一僵。

“師兄,你這話什麼意思……”他幽幽道。

他怎麼知道他的想法。

風夙手掌按在兔子耳朵上摩挲了一些,剛剛師尊好像就是這樣做的。

男孩兒滿足的眯了眯眼,“就是字面的意思。”

“師尊我沒,”

漓澤轉頭就要辯駁。

誰知女子正審視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