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休想!”

風夙一把奪過貔麟赤兔,他愛憐的摸了摸兔子的耳朵。

風夙:“師尊說要好好養着。”

男孩兒最後看對方的那一眼帶着濃濃的警惕。

漓澤後知後覺立刻捂住了嘴巴。

老天,他剛剛都說了些什麼!

他眼珠子咕溜溜轉着,快速又心虛的看了一眼大殿後,他逃似的躲回了自己房間。

師尊沒聽到,師尊沒聽到,師尊一定沒聽到。

羽嫣正閉目任身體吐納靈氣。

雁回殿一切都在她掌控。

她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兩人明顯不知道如何遮掩的交談。

此刻她突然睜開眼。

貔麟赤兔……

正如漓澤所說,貔麟赤兔在修仙界極其稀有。

若不是他提醒,單單憑藉一對赤紅色的耳朵,她還真想不到那裡去。

如果她記得不錯,當今妖界妖王的小兒子生母便是貔麟赤兔。

貔麟赤兔恰如其名,成年後全體通紅,化形後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最重要的是,貔麟赤兔無論與何種族融合,後代絕不會有混雜血脈,只會在另一方血脈的基礎上純上加純!

與此同時,他們還可以隨時隨地轉換成兔子的外形。

可真好啊……

羽嫣輕敲桌子,一下又一下頗有節奏。

妖王是鳳族。

書中有說,蘇若若後期的契約獸便是鳳族血脈最純正的繼承人。

這隻兔子……它會和妖界有關嗎?

羽嫣不敢確定。

劇情沒說女主角的鳳凰是怎麼契約的,又和女主角有什麼不得不說的淵源。

她只知道,那隻鳳凰出場的時候已經是換地圖後的仙界了。

貔麟赤兔雖然稀有,但修仙界可不止那麼兩隻。

一番思索,羽嫣輕撫眼尾。

罷了,好好養着吧。

暫時還不能讓漓澤把它吃了。

——

“慕師弟,你沒事吧!”

凌辰原本跟在沈青逸身後。

一回主峰,見到慕楠瑜他立刻擔憂的跑了過來。

“我沒事的師兄,倒是讓師尊和師兄擔心了。”

慕楠瑜如畫的清潤面龐上划過一絲愧疚。

若不是嫣師叔救他及時。

他現在已經與仙道失之交臂。

“回來就好。”

沈青逸神識淡淡掃過慕楠瑜,確定徒弟無恙他鬆了一口氣。

凌辰站在慕楠瑜身側,他厭棄的耷拉着眼角。

身為師尊的首徒,卻總是讓師弟保護他。

他是不是太笨了。

修煉三百多年才堪堪突破元嬰。

“師兄,你不要多想。”

慕楠瑜突然出聲安撫道。

沈青逸早已不在,一番加固封印消耗了他太多靈力。

此次閉關估計又要三兩年。

凌辰身子一僵,被師弟洞察了想法,他面色漲紅。

“若不是你及時尋得師叔救我,師弟或許現在還不能站在這裡。”

慕楠瑜輕拍他的肩頭,他笑了笑抬頭望向雁回峰方向,

“聽說嫣師叔收了徒弟,師尊閉關,她事務繁忙,平日一定沒太多時間教導弟子,你我身為蒼渺宗掌門徒弟,教導師弟修行是責任。”

慕楠瑜越說眸子越亮,最後他側眸望着凌辰,

“師兄,你願意與我一起幫忙帶風師弟修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