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凝已經攥起了拳頭。

她也要去收徒!

一百年之內她一定要找到幫手!

哼!

雁回峰

漓澤歡快的繞着雁回殿跑了一圈。

“師尊,師尊,徒兒能選這間屋子嗎?”

漓澤指着風夙旁邊的房間試探問道。

風夙站在羽嫣身後看了他一眼。

他皺眉,卻是沒有說話的意思。

“隨便。”羽嫣心裡揣着事兒,她隨便囑托了兩句就消失在兩人面前。

風夙盯着羽嫣剛剛站着的位置發獃。

他怎麼覺得師尊好像不開心的樣子。

“師兄,以後我就住你隔壁了!”

漓澤頗有些興奮道。

風夙聞言看他,“你別太吵。”

“沒事的師兄,到時候師弟給你屋子周圍擺個隔音陣……”

男孩兒語氣中夾雜着躍躍欲試,他邊說竟然還邊蹲下身在地上畫了起來。

“師兄你看,大致是這個樣子,在這個位置……”

風夙垂眸看了一眼,他心情煩躁的直接抬腳離開。

……

“這樣就可以了!”

漓澤說完拍拍手站起身。

這才發現院子里哪裡還有風夙的人影。

人呢?!

師兄什麼時候走的?

怎麼不跟他說一聲。

“師兄?師兄!”

——

風夙漫無目的的走在雁回峰峰頭。

不知不覺已經繞到了雁回殿的後方。

雁回殿很大,幾乎占了大半個山頭。

雁回殿的後方種着兩棵千年桃樹。

整座山峰的桃樹加起來恐怕都沒有其中一棵的年紀大。

男孩兒抬頭仰望着桃樹*茂盛的樹冠。

偶爾有幾片桃花瓣窸窸窣窣落下,他伸出小手接住。

而與他僅有一牆之隔的另一邊。

羽嫣手中托着驅魔神石。

書中顏凝魂飛魄散時是在一百年後。

她將驅魔神石放在窗邊的桌子上。

女子十指變換掐了一個封印訣。

咒印落到驅魔神石上時,一道耀眼的紅光大現,緊接着原本惹人無比的石頭頃刻變得灰撲撲的。

哪怕扔在路邊都不會有人註意。

羽嫣微微一笑松下一口氣。

這個封印有效期是一百零一年。

中途要想解開封印,則必須有兩個大乘大圓滿修為的修士合力出手。

現在她把封印好的神石放進儲物戒,百年後的慘劇根本沒機會發生!

女子收斂眉間肆意轉頭看向窗邊。

猝不及防的,小男孩兒可憐兮兮的身影映入眼帘。

風夙蜷縮在桃花樹下,他雙手捂臉將頭埋在雙腿。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

她竟是看到男孩兒身子在顫抖。

羽嫣心頭一悶。

靈舟上對方懇求望向自己的那雙鳳眸在眼前划過。

他當時在想什麼?

羽嫣身姿由坐着變成站起來。

她問他為什麼要修仙,其實是想從中窺探他是否願意修魔。

與普通的魔道*不同。

顏凝的*和她手中的正道*相比一點兒也不差,甚至對於風夙來說更容易得道飛升。

他是萬道神魔體。

同等條件下,修魔遠比修仙要簡單。

她不否認她有私心。

她確實有過若是將風夙交給顏凝就徹底改變了劇情的想法。

“抬起頭來。”

羽嫣的聲音突然在頭頂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