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夙身子一顫。

他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

男孩兒依舊捂臉趴着沒有動作。

“風夙。”羽嫣簡直要被氣笑了。

糰子居然敢不聽她的話。

風夙這次抬起了腦袋,在看到羽嫣的時候他面上閃過無措。

居然真的是師尊!

“師,”

“這個戴着,如果你還是介意的話。”

羽嫣遞給他一塊銀色的面具。

風夙直接忘記了站起來,他怔怔的看着羽嫣手中的面具。

師尊是什麼意思?

“不要多想,為師只是擔心你自己想不開而已。”

羽嫣指尖一松。

那銀色的面具滑落,啪嗒一下落在男孩兒膝頭。

“為師還是那句話,修仙之人最不該在意的便是皮相。”

羽嫣垂眸看了他一眼。

不讓他服用完顏丹是她的倔強作祟。

但元嬰重塑肉身對他百利無一害。

她看過他後背上的傷。

有些甚至傷到了神魂,那些傷疤不是區區丹藥可以祛除的。

一旦服用了完顏丹,以後再想除掉可就難了。

羽嫣想她也不完全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執念。

但凡這麼做對他有害她也不會要求不是?

幾朵桃花落到面具上,恰好和上面的桃花紋路重合。

風夙小手在花紋上輕輕摩挲,粉色的花瓣被他捏起。

心口因為羽嫣剛剛的話涌起了無限暖流。

面具徹底遮住了他臉上的傷疤。

男孩兒兜起衣袍上的桃花瓣,找了個角落將它們埋了起來。

師尊,謝謝你。

主峰

“師妹,聽說你又收了個徒弟?”

沈青逸摸着眼尾笑着看她。

他怎麼從來不知道她有養孩子的癖好?

羽嫣歪靠在椅背,“師兄知道我來找你是做什麼嗎?”她勾唇。

沈青逸掀了掀袖擺:“猜不到。”

自從師尊飛升後,羽嫣動輒幾十年不找他一次。

他哪裡猜的到她的花花腸子。

“反正不會有什麼好事。”沈青逸又沒好氣補充了一句。

“原來我這麼不受師兄待見啊。”

羽嫣笑眯眯的,眉間星痕忽而閃過銀光。

沈青逸瞅着她的額頭忍不住抬起了手。

在那修長的手指將要碰到星痕的瞬間,羽嫣啪的一下打開了他的手。

沈青逸渾身一個激靈。

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無奈苦笑。

“師妹抱歉。”

羽嫣條件反射微蹙的黛眉熨開,“無事。”

她煩躁的捂了一下額頭。

怎麼又不受控制了。

這道星痕自她築基起就無故出現。

當年哪怕師尊也不知道原因。

唯一可以窺見的便是星痕致幻,而且最初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後來隨着她修為的提升,她已經漸漸地可以掌控。

剛剛是幾百年以來第一次失控。

羽嫣心下多少有些凝重。

為什麼會失控呢?

明明她的修為還提升了。

沈青逸安慰道:“師妹不用太過憂慮,我剛剛並沒有太受影響。”

男子聲音清潤,像是涓涓細流撫平她心口的煩躁。

羽嫣像是信了他一般點頭:“嗯。”

沈青逸錯開視線不再看她,藏在袖子下的手掌卻是緊緊的攥成拳。

剛剛若不是師妹及時阻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