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夙的體質萬年難得一見。

羽嫣知道顏凝已經苦尋*人好久好久。

她雖然是魔修,但修煉的*卻是修仙界早已失傳的,唯一能讓魔修也有飛升機會的萬魔混元錄。

書中顏凝後期原本是要閉飛升關,卻是為了勸阻她推遲了閉關時間。

“風夙,你過來。”羽嫣桃花眸星光流轉,她看向風夙。

像是聽到了最終的宣判,風夙猛的看向她。

苦苦堅持的心理建設因為羽嫣的一句話頃刻崩塌。

“師尊……”風夙聲音顫抖,他鳳眸破碎,看着女子的目光滿是懇求。

羽嫣黛眉微揚,他這是什麼意思?

她難道還能吃了他?

“你過來。”

見男孩兒不動,羽嫣耐心的朝他招了招手。

顏凝視線灼熱,她調笑道,

“弟弟該不是在怕我吧?”

——“臉真大,還弟弟呢,不想想自己的年紀!”

羽嫣輕嘁一聲。

——“瞎說,八百歲怎麼了,以後我若是飛升仙界,哪怕一千歲也才是小女孩兒的年紀!”

顏凝怒瞪她。

風夙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羽嫣面前的。

他整個人像是失去了靈魂,滿腦子都是師尊要將他送給別人做爐鼎。

“為師問你,你為什麼要修仙?”

羽嫣話落,風夙整個神魂都跟着一顫,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子。

“嗯?”羽嫣着實不明白他的小腦瓜究竟在想什麼。

反正他的表情從剛纔到現在她一個也沒領會。

風夙突然看了顏凝一眼。

而後他望向羽嫣一字一句道:“除魔衛道!”

“噗嗤。”漓澤趕緊捂住了嘴巴。

啪!

顏凝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你!”

她萬萬沒想到風夙給出這樣的答案。

虧她還在認真思索他會怎麼回答!

可惡!

真可惡!

小屁孩兒太可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羽嫣直接笑出聲,她看着顏凝吃癟的表情桃花眼彎了又彎。

好一個除魔衛道,不愧是正道之光的男主角!

她真是魔怔了才會考慮要不要勸他修魔。

風夙獃獃的望着羽嫣,腦海中一直緊繃的弦在她的笑聲中漸漸鬆了下來。

“如何?”羽嫣轉眸問顏凝。

“你真是收了一個好徒弟!”顏凝咬牙切齒。

要不起!

這徒弟她要不起!

她怕哪天這家伙欺師滅祖!

“哈哈哈哈哈哈!”羽嫣突然伸手揉了揉風夙的小腦袋。

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她立刻假裝自然的收回。

實則另一隻手已經懊悔的在掌心恰除了指甲痕。

摸什麼摸!保持距離!

羽嫣從來都沒有忘記劇情。

風夙是她的徒弟,也只會是她的徒弟。

風夙緊緊的盯着羽嫣收回去的手。

他貪戀師尊掌心的溫度。

她的手為什麼不能多待一會兒,哪怕一小會兒也好。

“風夙,漓澤,給你們正式介紹一下,她是你們顏凝師伯。”

“是師叔!”顏凝立刻糾正。

“我七百九十九。”羽嫣慢條斯理道。

顏凝一噎。

不等她繼續想理由反駁另外兩道聲音已經一前一後傳來。

風夙:“顏凝師伯。”

漓澤:“顏凝師伯。”

羽嫣贊賞的看了兩人一眼,小徒弟可真上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