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一大早風夙就收拾好自己坐在了雁回殿前。

羽嫣出來的時候剛好看到男孩兒對着門口翹首以盼,她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

羽嫣:“走了。”

“好!”

風夙試探的伸出手勾住了羽嫣的衣袖,見她沒有甩開整個人都明媚起來。

漓晝島

“哈哈哈哈哈,嫣尊者大駕光臨,真是令我小島蓬蓽生輝啊!”

“島主可別謙虛了,我能有機會進來還是要借師尊的光。”

羽嫣任風夙牽着自己的袖子。

昨日她回去反思了一番,哪怕她心裡想着不在意,可終歸是受到了那本書的影響。

是她太敏感。

風夙見自家師尊游刃有餘的同對面老頭兒交談着,他捏緊了羽嫣的袖口。

漓詮摸着鬍子看向風夙,他像是要將人扒皮抽筋般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末了他一拍大腿,

“哎呀,嫣尊者,老夫可是記得一百年前你拒絕了我的引薦,當時不是說沒有收徒的打算嗎?”

老頭兒似是控訴道。

“現在不是有了?”羽嫣轉頭對風夙叮囑,“島上風大,記得抓緊為師。”

男孩兒點了點頭。

“可否進去了?”女子黛眉輕挑接着道,“島主,此番前來我有一事相求。”

漓詮細長的眼睛咕溜溜轉着,他看了一眼風夙突然小聲道,

“既如此,尊者不如考慮考慮老夫給你引薦的弟子?”

老頭兒的話看似開玩笑,可羽嫣知道他這是在同她談條件。

放在以往,她或許有心思和他拉扯一番,最次也能換個別的條件,可是現在,羽嫣突然有了另一個想法。

出乎漓詮意外,女子從容看了他一眼,“好啊,但也只是考慮。”

漓詮雙眼一亮,他又一拍大腿。

他還不知道羽嫣麽,若是沒那個想法她是一點兒機會都不給,既然她說了要考慮那就是打算考察一番了!

漓詮:“好好好!哈哈哈哈哈。”

風夙不知道師尊在同島主打什麼啞謎,但從島主的話里聽着他像是要給師尊塞人的意思。

他拳頭一緊。

佈滿疤痕的小臉上染了幾分慌亂。

漓晝島是星零大陸靈氣最濃郁之地。

島上天材地寶無論種類還是數量遠遠多於島外。

最為響譽的便是島中央雪山頂的靈蘊池,靈蘊池可醫治經脈神魂之傷,具體效果還要看修士的天賦和浸泡的時間。

但天道制衡,萬物有得必有失。

漓晝島上的修士修煉迅速,他們境界高深卻是比普通修士更難領悟*。

就算把島外各大宗門的秘法擺在他們面前,沒有修為高於他們並且成功領悟*的修士悉心教導,他們根本無法自行學習。

羽嫣此番前來求漓晝島幫忙,自是做好了被宰一頓的打算,只是她沒想到被盯上的是自己。

“風夙,靈蘊池可以醫治你經脈的傷,接下來就要靠你自己了,這池子想用多久都可以,不用擔心時間。”

羽嫣走到靈蘊池邊收回了被男孩兒抓住衣袖。

手心驟然變空風夙像心裡空落落的,他望着霧氣縹緲的白液池子薄唇緊抿。

“師尊會在外面等着徒兒嗎?”他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