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羽嫣不懂他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問。

“那師尊可以在這裡陪徒兒一起嗎?”風夙又問,男孩兒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想什麼呢,為師又沒有受傷,自然不可以。”

羽嫣想笑,若是她也跟着下去了,漓詮那老頭兒非得給他塞兩個人不可。

“嫣尊者!人老夫已經給你帶上來了!”

漓詮知道羽嫣定是要在雪山頂給她徒弟護法的,擔心她改變主意,當下着急忙活的把人送了上來。

靈蘊池結界外

七歲左右的小公子唇紅齒白。

他滿是仰慕的看向羽嫣。

“師尊!”風夙心慌的喊了羽嫣一聲,他剛要踏下池子的腳猛的收回。

他幾乎是瞬間就將當下的場景和他們之前的對話串聯起來。

他又抓上了羽嫣的袖子。

可這次對方沒讓他一直抓下去,羽嫣垂眸望着他將袖子收回,

“為師會在外面給你護法,儘早下去我們也可儘早回去。”

說完她一道靈力將人送下了液池。

風夙最後只來及看到師尊朝小公子了過去,隨後便被滔天的疼痛席卷了全身。

——

漓澤眼睛閃閃亮亮的望着羽嫣,待人走進他笑着打開話題:“沒想到還有人不喜歡漓晝島的靈蘊池。”

他在這邊遠遠瞧見那人像是被嫣尊者強行送下去的。

真是不識貨!

羽嫣沒搭他的話,她帶着人離結界更遠了一些,“你是漓澤?”

“漓澤見過嫣尊者。”小公子恭敬的朝羽嫣行了標準一禮。

爺爺說這是他拜她為師的唯一一次機會。

羽嫣視線落在小公子明艷的面龐上。

書中後半段寫到漓晝島之災。

那時漓詮早已不在,島主之位傳承給了天賦實力最出眾的後代——漓澤。

說起來漓晝島的災難還和女主角有關。

蘇若若間接導致了掌門師兄戰死因而被逐出宗門,由於之前她樹敵頗多,離開了蒼渺宗的庇護後遭遇昔日仇敵追殺,她重傷逃到漓晝島結界外,被偶然視察結界安穩的漓澤所救。

只是漓澤沒想到自己救回來的女子竟是差點兒給漓晝島帶來滅頂之災。

漓澤不愧是漓晝島島主親自選中的*人,面對眾多勢力打着要他交出蘇若若的旗號實則覬覦島內天材地寶的進攻,他以身獻祭讓漓晝島的護島結界成為星零大陸最堅不可摧的屏障!

漓澤是千萬年以來漓晝島唯一一位能夠感悟*的後人,只是在他身死之前無人知曉。

羽嫣饒有興緻的靠在石塊邊。

白色的厚厚雪層被她的衣服壓出一道飄逸的弧度。

其實他完全沒必要拜她為師。

他可以自學。

漓澤絲毫不知自己的秘密已經被對方看透,他大方的站着任羽嫣大量,實則心中思索大名鼎鼎的嫣尊者會考察他什麼。

“我可以收你為徒。”羽嫣突然道。

“為什麼?”漓澤後知後覺自己脫口而出了什麼,他連忙伸手捂住了嘴巴,亮晶晶的狐狸眼露在外面滿是懊惱。

“弟子拜見師尊。”

小公子彌補的朝羽嫣行了一個標準的拜師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