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蒼渺宗乃至星零大陸數一數二的強者,他何德何能。

風夙一顆心猛烈的跳動着!

“師尊……”他顫抖着聲音小心翼翼道。

羽嫣:“嗯。”

五年後的收徒劇情她給它拉提前了,這算不算又改變了一環?

羽嫣眸底划過一抹笑意,如蜻蜓點水般的波瀾泛起,轉瞬消失不見。

直直盯着她的男孩兒卻是被晃了一下,他快速垂下眼睛,小手不自覺摸上了自己疤痕遍佈的臉。

鳳眸滿是落寞。

——

“師妹?聽說你要收徒?”

沈青逸拖着青色長袍出現在羽嫣對面,他視線環顧雁回殿,沒看到想看到的人影多少有些失望。

羽嫣:“掌門師兄一天天的很閑啊。”

“哈哈哈哈哈哈,再重要的事也比不上師妹重要啊!”沈青逸眯起了眸子,“我就說師妹怎麼突然提前出關了,沒想到出去一趟就領回一個小徒弟。”

羽嫣無所謂笑了笑,她看着對面男子清潤的俊臉心中微痛,她突然道,“師兄座下已經五名親傳弟子,之後可還有收徒的打算?”

似是沒想到她這麼問,沈青逸斂眉思索,

“到時候再看吧,師妹也知道,這事兒要看緣分。”

緣分?

羽嫣眼前划過那日小女孩兒的身影。

蘇若若是天靈根,確實是個好苗子。

可她千不該萬不該仗着師兄對她的信任擅自敞開蒼渺宗護宗結界,魔界趁此入侵,若非師兄以身殉葬為援兵到來爭取了時間,蒼渺宗或許難逃一劫。

“師兄,你信我嗎?”羽嫣桃花眼微顫,她笑問。

沈青逸被她這一眼看的後背髮毛。

不知道師妹是經歷了什麼,她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緬懷一個死人。

沈青逸立馬伸手輕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掰開,他搓了搓胳膊,

“我告訴你啊師妹,師兄我可是要比你更先一步飛升的人,別成天想些有的沒得。”他破有些咬牙切齒,“師尊就你我兩個弟子,八百多年了,我不信你信誰?”

羽嫣聞言眨巴眨巴眼,一抹肆意滑上眉梢,“師兄說的話可要記住了。”

“不過……”不知道是察覺到了什麼,羽嫣突然止住話鋒。

沈青逸:“嗯?”

“進來!”羽嫣周身的氣息驟冷。

順着她的視線,沈青逸望向門邊。

雁回峰是羽嫣的地盤,護峰陣法還是他親手佈置的,再加上這裡常年只有羽嫣一個人,多年的習慣讓他一來到這裡便不自覺放鬆了警惕。

沒想到居然有人偷窺!

還是個凡人!

不知道想到什麼,沈青逸氣息瞬間緩和了下來,他朝門口招了招手,

“是師侄吧,過來讓師伯看看。”

風夙沒想到羽嫣會這麼生氣。

他身子一顫探出腦袋走了進來。

沈青逸笑的不行:“師妹第一次收徒,脾氣可不能太差了。”

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羽嫣是什麼性格他最瞭解不過。

別說今日偷聽的只是個凡人,哪怕是魔尊在這兒,她也能在談笑間將人扒一層皮。

生氣對於她來說可是太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