糰子肉眼可見的僵了一下。

羽嫣心底卻是捲起了驚濤駭浪!

女子彎腰,一縷髮絲垂落到胸前,她抬起了糰子的下巴,視線緊緊的盯着他的眼睛。

那是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書中說自己最喜歡的就是風夙的眼睛,鳳眸狹長常年噙着冷冽,偏偏對着她的時候總是忽閃着親昵,只是沒想到他信賴多年的師尊竟是對他抱有那樣的想法,最後還差點兒強取豪奪成功,多虧了小青梅那一劍,他才保住了清白。

羽嫣眯了眯眼,她要不要現在就殺了他。

或者……先挖了這雙眼睛。

纖細手指上的力道越來越大,男孩兒難受的輕哼。

羽嫣猛的回神。

她一把鬆開了手,她剛剛在想什麼!

她可是差一步便可邁入大乘後期,無故牽連上殺戮的因果他日雷劫難渡,遭報應的還是自己。

羽嫣深吸一口氣。

後知後覺她好像打斷了男主女主相識的劇情,風夙被她帶到這兒,蘇若若沒能救下他。

意思就是說書中的內容不是既定的,她可以改變。

羽嫣想到劇情中自己臨死都沒有突破大乘後期,甚至因為走火入魔修為倒退,她不屑的諷刺一笑。

“真傻。”

兩個字低低的從她唇邊溢出,但整個山洞仿佛都在迴響。

風夙獃滯的眸子微動。

他似乎是想要抬手,可剛剛在路上抓着她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

羽嫣仔細檢查了一下男孩兒的身體,這個時候他已經暈了過去。

渾身經脈寸斷,好在靈根還在。

書中對他過去的描寫少之又少,羽嫣也不知道風夙到底經歷了什麼,小小年紀,身體受的傷像是歷盡千帆修煉幾十年的修士。

蒼渺宗雁回峰

滿峰的粉色桃花盛開,紛紛揚揚的花瓣鋪成了*的地毯。

羽嫣把風夙帶回來後便將他安置在了側殿。

經過多日的調理,男孩兒身上的外傷已經痊愈。

“前輩。”

風夙遠遠的看到羽嫣的背影,他直直朝她走了過來。

“何事?”

羽嫣晃了晃手中的酒盃,清澈見底的粉色液體輕漾,倒映出女子驚心動魄的容顏。

她這些天一直在糾結。

她要不要收糰子做徒弟。

收吧她多少有些排斥,可如果不收不就顯得她很慫?

女子的視線赤果果的落在男孩兒臉上。

她收徒——她黑化——她愛上了自己的徒弟——她被他的小青梅捅死了

腦海中仿佛有個清晰的脈絡提醒着她五年後將要發生的一切。

可現在最重要的一環。

他的小青梅……暫時看起來是缺席了。

羽嫣勾了勾唇,她終於捨得移開了視線。

收,必須收。

她有預感若是逃避她大概率會產生心魔。

她可是要儘快突破大乘後期的人。

上次臨門一腳就被這本書給破壞了。

風夙被她看的臉頰漲紅。

他局促的雙手被在身後。

“拜我為師,我醫好你經脈的傷,從此你便可重新踏入仙途。”

女子的聲音仿若,風夙震驚的看向她。

能被她所救已經是五年來他遇到過的最幸運的事,他從未奢望過能夠拜她為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