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萬里,銀緞垂幕。

月光下,一黑漆漆的糰子緩緩挪動着。

白衣女子站在糰子對面,她黑髮如瀑,眉間一道流溢着銀光的星痕,襯得瀲灧絕塵的五官縹緲到了極致。

羽嫣朝糰子走進了一步,她居高臨下的望着那黑漆漆的人影,清冷的面龐染上了三分邪肆。

女子蹲下身緩緩勾唇。

她伸手提起了糰子的後頸,對方似是受到了驚嚇,自顧嗚嗚的叫着。

羽嫣有些嫌棄,這就是五年後她要收的關門弟子?

她昨日本在閉關。

衝擊大乘後期的緊要關頭識海突然衝進來一本書。

書中記錄的一切都發生在五年後——

她收徒。

她黑化。

她愛上了自己的徒弟。

她被徒弟的小青梅一劍捅死。

……

羽嫣瞅着黑糰子髒兮兮卻也難掩交錯疤痕的傳說中的俊臉,額角突突的跳着。

就這小屁孩兒?

她瘋了才會相信書中的話!

羽嫣鬆開糰子搓了搓手指。

可那本書現在還躺在自己識海。

也確實如書中一筆帶過的男主角的過去所寫,她找到了這裡。

“你叫什麼名字?”羽嫣對着糰子低聲問道。

清靈的女聲在空蕩的山腳格外清晰,不知道那糰子有沒有聽到,反正對方直接縮着不動了。

羽嫣皺眉。

若是按照書中的劇情,男主就是這個時候被女主所救,一來二往青梅竹馬,五年後蒼渺宗收徒大典一個拜入自己門下,一個拜入掌門師兄座下。

她突然站了起來,視線環顧這偏僻空蕩的星零大陸邊界山腳。

這裡真的會有人來?她不信。

羽嫣直接飛身躍上了不遠處孤零零的一顆大樹,白衣身影翩躚,她就在這兒等着了!

糰子突然嗚咽了一聲,他微微抬起腦袋,雜亂的長髮半遮住眼睛,那目光似是朝大樹方向看了一眼。

羽嫣早已將他的一舉一動攬入神識,見此她饒有興緻的勾了勾眼尾,原來不傻啊。

還裝!

若那本書中的內容都是真實的,別說收他為徒,她第一個殺了他!

女子笑的愈發瀲灧。

就在這時,一道清澈軟糯的女孩兒聲音響起:“爹爹,那裡好像有個人。”

羽嫣猛的看向半空。

中年男子御劍飛行懷中抱着一個五歲的女娃娃。

“若若說的沒錯,確實有個人。”

若若?!

羽嫣眉間的星痕流光一閃,她死死的盯着空中的父女。

小青梅叫啥來着?蘇若若!

她早已施展隱身訣,以她的修為整個大陸沒幾個人堪破得了。

來不及過多猶豫,電光石火間羽嫣提着糰子迅速離開了邊界。

半空中

蘇若若揉了揉眼,她拽住了男子的衣襟驚呼:“爹爹!人突然不見了唉!”

“嗯,不看了,我們趕緊走吧。”

蘇浩心下凝重,沒想到區區邊界居然有大能出沒!

幾乎是羽嫣提起糰子的一瞬間。

對方立刻抱住了她的胳膊,像是溺水時抓住的唯一稻草,緊緊的仿佛要扯斷她的衣袖。

可惜,他沒多少力氣。

羽嫣找了個山洞。

她毫不憐惜的將糰子扒拉開放在石塊上,桃花眼覆蓋着寒冰。

“風夙?”她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