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無野心底輕嗤。

隨手把蒼渺宗親傳弟子的腰牌掛在了腰間。

象徵著雁回峰的粉色流蘇垂在令牌下,隨着男子的走動輕輕擺動。

幾乎是瞬間,打擾他的目光消失的乾乾凈凈。

千槲城比其他城池還要魚龍混雜。

但越是魚龍混雜越是消息靈通。

在這裡,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蒼渺宗各種弟子令牌的模樣,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粉色的流蘇代表着什麼。

原來他就是羽嫣十幾年前收的徒弟之一。

羽嫣的徒弟誰敢惹?

不用想,對方身上肯定有羽嫣的神識。

在修仙界,大乘期以上的神識保護就是凡間的免死金牌。

季無野伸手撥了一下粉色的流蘇穗子。

心道今日他似乎不該穿這件黑色的衣服。

還是白色和粉色更襯。

他不禁想到,羽嫣常年不帶一變的白色衣群淺粉色腰帶,手指忍不住緊緊拉住了流蘇穗。

那力氣,像是要扯斷一般。

男子眼底跳躍着深邃的光,在眾人或赤|裸|裸或暗戳戳的打量中,朝城主府走去。

在接近城主府的時候

季無野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黑衣男子站在一個小攤前,目光盯着一個粉色的玉鐲,視線久久移不開。

“道友,可是對老夫攤上的飾品感興趣?這些只是樣品,如果道友看上了眼,可以移步老夫身後的萬物閣。”

老頭兒笑眯眯的坐在攤邊。

見季無野停在攤前,他伸手指了指身後的閣樓道。

季無野抬眸。

幾乎不需要猶豫,男子抬腳走了進去。

見他進去,老頭兒眼神迸發出一抹亮光。

心道今日又可以大賺一筆了。

雖然萬物閣專門交易女子飾品類法器,但前來的男子不見得少。

多的是季無野這樣的年輕男修士,他們出手可是大方極了!

季無野一進萬物閣,就收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這些目光和之前進城時那些不同。

雖然沒有惡意,但充滿了八卦。

季無野反感了皺起了眉,他討厭被圍觀。

強忍着扭頭走人的衝動,男子來到一個個櫃臺前挑選起來。

萬物閣二樓

面具半遮容顏的男人,在看到季無野進來的時候,眼底划過一絲興味兒的光芒。

幾乎是當即,他放下手邊的紅色女子法衣,轉身下了樓梯。

肩頭突然被拍了一下。

季無野將選好的玉鐲遞給掌柜的動作一頓。

那雙瑞鳳眼底幾乎是頃刻染上了警惕的暗光。

不等他回頭,面具男子已經率先邁一步,站到了他身側。

在和對方對視的一瞬間,季無野便認出了來人的身份。

當年他從城主府逃出來的途中。

被顏……師伯捉住。

對方非要收自己為徒。

是這人突然出現把他扔到了蒼渺宗山腳。

他確實是用扔的,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會被他撕裂的空間帶到哪裡,更不會擔心在空間傳送中會不會受傷。

好在他命大,憑藉顏師伯在他進入空間裂縫時,打在他身上的保護罩活了下來。

季無野似笑非笑。

說起來,他應該是要感謝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