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再多想,季無野將丹心收了起來。

想到之前做的夢,青年面色有些詭異。

他想,他或許需要再去一趟千槲城。

當年一定是有什麼被他忽略了,以至於多年之後他還會噩夢纏身。

明明他早已經放下了。

季無野想,大概是千方芳某縷魂魄沒被他燒徹底,所以給了她機會作惡。

沒錯,就是這樣。

季無野踏出房門。

院中桃花開的正盛,可是他無心欣賞。

青年離開前再次看了雁回殿一眼,想了想又拿出傳訊石,給師尊留了個消息。

魔域最近有些動蕩

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來的消息,就是說他們的魔尊其實不是魔修,而是正道修士!

嘩!

這個消息一齣,一傳十,十傳百,整個魔域都沸騰了!

是個魔修都無法接受,他們的領頭人竟是他們最憎恨的正道,這誰受得了!

不過傳言歸傳言,大多數魔修還是理智的。

憤懣不平的同時,對於這等模棱兩可的小道傳聞還是持觀望態度。

魔殿

樓清寒整個人周身散髮着陰郁的氣息。

竟然說他不是魔修?!

可惡,居然被髮現了!

樓清寒周身散髮着濃郁的黑氣,強大的威壓釋放出來。

殿內的屬下一個個戰戰兢兢的垂着腦袋,滿頭是汗不敢說話。

是誰在亂傳,他們魔尊殿下不是魔修的!

有本事來魔殿體會一下,這恐怖的威壓,這沸騰到溢出的魔氣,敢說不是魔修誰信?

樓清寒犀利的視線在殿內人頭上一個個掃過。

陰沉到極致的威壓不間斷的外擴。

噗通噗通噗通

一個個魔使接連承受不住跪了下來。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啊!”

“魔尊殿下,您就放過屬下吧!”

……

瞧着一眾魔使面上驚恐臣服的表情,樓清寒冷冷勾唇。

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

道是這高級轉魔丹果然有用。

沒人知道,樓清寒是黑暗屬性的雷靈根。

他自修煉以來,靈力在外的表現就是黑色的。

至於當年如何騙過眾魔修登上魔尊之位。

還是要靠高級轉魔丹。

那是他早年在一處秘境所得,本以為這雞肋丹藥對他沒用,雖然丹方早失傳。

他甚至一度想要拍賣掉。

直到後來遇見了顏凝。

可現在的問題是,高級轉魔丹只剩下一顆了。

平常他幾乎不在外人面前動手,想來前些日子處置幾個不聽話的小嘍啰,被有心之人發現了。

原本他得到的藥瓶中就只有三顆轉魔丹。

爭奪魔尊之位時用了一顆。

應對這些日子的流言用了一顆。

最後一顆……

樓清寒緊繃著臉,他需要一個萬全之策。

又或者破解轉魔丹丹方。

一顆丹藥失效只有七天。

樓清寒突然從軟榻上起身,黑衣男子氣息凜冽,眨眼間消失在魔殿。

千槲城

季無野再次踏入城內,幼年時被折磨虐待的記憶瞬間涌入腦海。

男子面色沒有任何變化。

他身着玄色衣袍,身姿挺拔,容顏俊美。

偏偏修為只有築基。

如此一來,來自明處暗處或邪惡或黏膩的視線,爭前恐後般落在了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