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兒拜見師尊。”

蘇若若懷中抱着小焰,她行完禮抬眸看向沈青逸。

青衣男子聽到她的聲音後回了神。

只聽他嗯了一聲,似是等蘇若若接下來的話。

蘇若若緊接着開口,

“師尊,徒兒方纔領了一個宗門任務,嫣師叔曾委托徒兒照顧小焰,此番離宗,徒兒想暫時將他交給師尊,麻煩師尊看顧。”

她這番話說完,鳳洛焰當即呲牙裂嘴。

她居然想將他甩開?

他都還沒嫌棄她呢,她竟是要將他脫手?

他不在,她不就又可以憑藉奪運咒青雲直上了?

鳳洛焰待在蘇若若身邊一年。

肉眼可見的,蘇若若的修煉氣運已是等同於正常修士。

他幾乎可以預見,離了他之後,蘇若若是如何如魚得水。

鳳洛焰扒拉着蘇若若的衣袖,邊拽邊抗拒的看向沈青逸。

看的對方直接笑出聲。

沈青逸是知道小焰是鳳凰的。

雖然羽嫣沒說,但他知道她將小焰放在小徒弟身邊,自有她的用意。

男子清俊的臉上染上了一絲調侃,只聽他緩緩道,

“原來是這樣。”

鳳洛焰兩隻兔耳朵都支棱起來。

什麼就這樣,他勸他好好想想!

沈青逸的話模棱兩可,既沒有說答應,也沒有直接拒絕。

蘇若若試探的要將兔子遞出去,誰知猝不及防的,兔子竟是爬上了她肩頭。

蘇若若臉都黑了。

她曾經以為,她一定是和小焰之間有什麼牽絆,以至於她見到他,就想不擇手段的據為己有。

但自從她將他帶回來。

不僅對方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乖順,甚至總是打亂她的步調後,她便對他有了意見。

最重要的是,一年以來她總是事事不順。

明明在抱回來兔子之前沒有這樣的狀況,蘇若若當即把癥結歸咎在了鳳洛焰身上。

她覺得自己和兔子犯沖。

奈何嫣師叔遲遲閉關不出,她又沒有丟下兔子的藉口。

思來想去,這兩天她終於決定,她要將兔子交給師尊!

沈青逸淡淡看了鳳洛焰一眼。

在蘇若若期待的目光中,男子無情的打破了她的希冀,偏偏笑而不自知,

“既然是你師叔交給你的,為師自是沒有代替的道理,想來小焰也可以自保,宗門任務而已,你就帶他去罷。”

沈青逸輕飄飄一番話落下,蘇若若整個人都僵住。

她嘴巴動了動,奈何腦子像是生鏽了一般,找不到說辭。

少女囁嚅了一下,最終無奈低頭:“是。”

鳳洛焰氣惱的看了沈青逸一眼。

他剛剛在耍他!

沈青逸輕聲一笑,沒再理會鳳凰的憤憤。

——

季無野一齣門,便看到了放在門口的丹心劍。

他一伸手,淺紅色的劍便落在了他掌心。

青年試探性的將靈力灌入,出乎意料的,丹心劍這次柔和無比。

季無野彈了它一下。

嗡!

熟悉的桀驁躁動之意傳來,他惡劣勾唇。

果然還是那把表裡不一的劍。

只是,這回他感受不到裡面的魔氣了。

難道是師尊發現後剔除了?

季無野看向雁回殿,視線捕捉到殿外撐起的結界時,滿心失望。

師尊竟是閉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