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人心險惡,人心險惡!

“為師竟是不知,你這麼受小姑娘歡迎。”

羽嫣笑着調侃道。

早在百裡府的時候,她就發現百裡裊裊總是不知不覺盯着徒弟看。

聯想到他們之前的經歷,很容易推斷出那姑娘是喜歡漓澤的。

“真的不喜歡?”

羽嫣邊往外走邊問道。

雖說百裡家主不乾人事兒,但對百裡裊裊,她還是挺有好感的。

漓澤早就因為羽嫣一番調侃紅了眼。

聽她這麼問,少年當即炸毛般拒絕道,

“不喜歡!師尊,徒兒不喜歡她。”

望着前面女子的窈窕背影,漓澤又低低道了一句,

“再說了,師尊都還沒有道侶,徒兒才十七歲,着急什麼……”

羽嫣突然停下了腳步。

她回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漓澤頓覺身後一涼,他緊抿着嘴巴,一雙狐狸眼忐忑的看着羽嫣。

“師,師尊,”

少年無意識喚了羽嫣一聲。

“小澤,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竟是隨口妄議她的私事。

羽嫣伸出手,漓澤當即一個哆嗦。

肩頭被輕輕拍了兩下,他卻是覺得有千斤重。

剛剛師尊那表情,他還以為她生氣了。

後知後覺師尊剛剛喊他小澤,少年一路回到棧嘴巴都是咧着的。

羽嫣才不會和他計較,再說他說的也是事實。

慕楠瑜見到兩人回來,他松下一口氣。

瞧着漓澤笑的沒邊兒的模樣,想來是沒受傷害。

——

百裡家主一直到回到百裡家,整個人都是獃滯的。

當時羽嫣突然出現把他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她還在天羲城。

明明他潛藏在棧附近的手下給他彙報說,羽嫣白日已經出城了。

難道不是離開不再回來嗎?

歷屆也從來沒有尊者出席家族比拼的例子!

只是百裡家主萬萬沒想到,羽嫣確實是無意出席家族比拼,但她折返回來了啊!

她都不出席家族比拼她回來幹嘛!

失策,真是失策!

想到羽嫣見到他後,面上那滿是寒涼邪肆的神情,百裡家主渾身一個哆嗦。

縱使昨晚尊者沒對他做什麼,可他總覺得心中不安。

他都這麼算計她徒弟了,以羽嫣的性格,她能不報複回來?

絕不可能!!!

百裡家主面上一片頹敗,連百裡裊裊進來都沒發現。

“父親。”

百裡裊裊滿眼複雜的望着他。

心中滿是痛苦和失望。

百裡家主轉頭看向她,頓時怒從心起。

只是不等他發作出來,就見百裡裊裊朝他恭敬行了一禮。

“女兒決定離家歷練,歸期不定,父親不必擔心。”

說完不給百裡家主發話的機會,百裡裊裊便迅速跑了出去。

出門撞見了正急匆匆趕來的百裡尉楓。

“裊裊。”

百裡尉楓瞧着滿臉淚痕的少女,心疼的過分。

百裡裊裊平靜地看了百裡尉楓一眼,擦肩而過時留下一句話,

“我沒有你這樣的哥哥。”

百裡尉楓身形一僵,面色肉眼可見的白了下去。

他顫抖的握住了拳。

等他回頭想要追人的時候,哪裡還有百裡裊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