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樣子,少女應該也是被脅迫的。

羽嫣心底的戾氣散去了些許。

想到還埋在水底的漓澤,羽嫣再次彎起了唇角。

百裡裊裊整個人都是怔愣的。

上一刻她意識還停留在被漓澤甩開的失落中,下一刻便被人接住身體。

隨後她便感知到自己的靈力回來了。

“謝,謝謝尊者。”

她抬頭看向羽嫣。

丹藥起作用很快,百裡裊裊獃獃的望着近在咫尺,嘴邊勾着笑的瀲灧女子。

她是羽嫣,大名鼎鼎的嫣尊者,漓澤的師尊。

她還是第一次離她這麼近。

百裡裊裊漸漸地看失了神。

羽嫣彈了她額頭一下,“上來。”

百裡裊裊扶住了額頭,她有些尷尬的扶着羽嫣的手上了岸。

想到自己方纔的所作所為,整個人都漲紅了臉。

當然,她沒有忘記漓澤最後狠狠將她甩開的那一下。

當下更是認清了,他對自己是沒有任何一點兒意思。

百裡裊裊失落的垂下了腦袋。

心尖涌起了密密麻麻般撕裂的痛。

她是真的很喜歡他,從見他第一眼起就喜歡上了。

漓澤不知道在水下待了多久。

直到呼吸不暢憋到難受,他才一躍出了水面。

眼睛被遮着,他看不到師尊的模樣。

正是因為看不到,腦海中閃過的師尊可能露出的神情,均是讓他面上的燥意遲遲不能消散。

“漓澤,過來。”

羽嫣一眼就看出了少年同樣被封鎖的經脈。

心中已經為百裡家主列好了無數種懲罰。

“師尊,徒兒是*迫的。”

憑直覺游到羽嫣身邊後,少年仰起腦袋,他急切的解釋道。

羽嫣身後的百裡裊裊睫毛微顫。

她輕悄悄的退了出去。

她突然有點兒害怕他看到她。

羽嫣沒在意百裡裊裊的反應。

她伸手輕輕一扯,白色的綢帶便落到了她手中。

少年依舊緊閉着眼睛,纖長濃密的睫毛輕輕顫動,臉頰鬢髮因為被打濕不斷的滴着水珠。

女子解開他的經脈後站起身,她轉身背對着漓澤。

“為師知道,你先上來。”

聽到羽嫣的話,漓澤頓時睜開了眼睛。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他不適的眨了眨眼。

好在現在是黑夜,室內也不是太明亮。

漓澤一眼便瞧見了羽嫣。

女子長髮及腰,正背對着他,漓澤扶住池岸躍了上來。

“師尊……”

他迫不及待的靠近羽嫣,完全忘記了身上還濕漉漉的。

羽嫣回過身來的時候,便是見到他這樣一副模樣。

白色的親傳弟子服緊貼着身體,衣襟已經散亂開來,不知道是被水浸的還是別的。

粉色的繡紋因為被水打濕呈現暗色。

羽嫣當即皺眉給他掐了一個凈身訣。

真是不讓人省心。

少年無辜的耷拉着眼,羽嫣看的好笑,

“委屈上了?”女子淡淡開口。

漓澤抬眼看了她一眼,又快速垂下,他悶悶嗯了一聲。

他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受害者。

如果他不知道青冥果和那寒梅酒混合會形成烈性藥的話,這次就栽了。

那時他真的無顏面對師尊。

漓澤捏着袖口面色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