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裊裊意識已經開始朦朧。

她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在這裡了。

她喉間很渴,身體很熱。

少女身體漸漸地往水下沉,水面沒過下巴的時候她又掙扎着上來。

她的靈力同樣被封住了,幾番掙扎過後,渾身上下再也沒了力氣。

一陣低聲嗚咽嚶嚀傳入漓澤耳朵,他猛的後退靠着水池壁。

原本褪下去的燒紅臉頰,此刻又有泛紅的趨勢。

漓澤伸手揉了揉耳朵,他沉聲問道,

“百裡道友,是你嗎?”

漓澤側身對着聲音傳來的方向。

百裡裊裊是被喂了藥的。

此刻聽到漓澤的聲音,她努力睜開眼睛看向他。

白衣少年衣衫被打濕,勾勒出勁瘦有力的身形,幾縷髮絲凌亂的垂在胸前,輪廓分明的下顎上滴着水珠。

他被遮着眼睛,白色的綢帶覆着鼻梁而過,她看不到那雙墜着萬千星光的狐狸眸子。

百裡裊裊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只是身體卻是先意識一步,朝少年游了過去。

聽着漸行漸近的水波聲,漓澤緊繃起了身體。

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不回答他。

直覺告訴他,他現在必須,立刻,馬上,逃!

漓澤再怎麼說也是男子,百裡裊裊游了一會兒便卸了力氣。

整個人又開始往水下沉。

這下沒了水池壁的支撐,藥性發作的身體,想要脫離溺境更加困難。

“咳……咳咳……救……救我……”

漓澤後背一僵。

“百裡道友?”

雖然看不到,但聽着對方的聲音,她好像是溺水了。

“漓,漓澤,救我……”

這下漓澤徹底聽清了。

來不及想太多,他調轉方向朝少女求救聲方向游了過去。

在拉住漓澤胳膊的一瞬間,百裡裊裊仿如死裡逃生般緊緊的攬住了他。

漓澤狠狠地皺着眉。

也就是她抱的是自己的胳膊,如果……

下一刻對方整個人直接掛了上來。

撲面而來的海棠花香席卷了漓澤的呼吸。

少年一把就要將人推開,對方卻是不知哪裡來的力氣,胳膊換在他的脖子上,一時竟是抵擋住了他的力氣。

“百裡裊裊!”

漓澤低聲喊了她一句。

百裡裊裊湊在少年的脖頸邊,鼻尖距離上面的青筋近的幾乎看不出間隙。

漓澤歪了一下腦袋,他咬牙無奈摳住了她的手。

羽嫣出現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

她黛眉輕挑,心道自己是不是不該過來。

只是下一刻,她便看到自家徒弟,毫不憐香惜玉的將少女甩了出去。

羽嫣趕緊出手護住了百裡裊裊,避免她後背磕在水池壁上。

“嘖。”

女子掀眸看了漓澤一眼。

聽到熟悉無比的聲音,漓澤原本沉着的面色一僵。

似是不相信般,他顫抖着喊了一聲,

“師,師尊?”

師尊來了,他就知道她會來。

一陣熱意順着心尖涌上頭,少年整個人臉紅脖子紅的像個蝦子!

他似是忘記了自己還穿着衣服,整個人害羞地埋頭鑽進了水中。

羽嫣伸手解開了百裡裊裊被封鎖的經脈,然後給她喂了一顆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