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萬萬沒想到半路會殺出一個黑衣人。

他知道百裡家打着什麼樣的主意。

在看到百裡尉楓的時候,他心底是抱着戲耍他一番的目的的。

他敢肯定百裡尉楓是來找他的。

算算時間,他來的時候剛好是他應該出現反應的時候。

他原本是想去師尊房間避避。

到時百裡尉楓撲個空,他滿腹計劃落空,肯定很有意思。

漓澤一雙眸子平靜的望着身後的黑衣人。

對方蒙着臉看不出模樣。

只聽他對着傳訊石說了一句:“回來吧。”

少年耳尖微動。

這聲音有些像百裡家主,但又不是完全一樣。

一番思索,他就姑且把他當百裡家主了。

這老頭兒,卑鄙!

漓澤皺起了眉頭,他仿佛身體難受的很,直接蜷起了身子。

少年突然墜下了身體,黑衣人沒想到他來這麼一齣。

原本扯着他的腰身的動作變成了扛在肩頭。

漓澤半眯着眼睛,他抬眸看着空蕩盪的後方。

下麵是極速划過的一排排房屋。

漓澤想,師尊一定是聽到他敲門聲了。

雖然他敲的很淺,也只有一下。

少年不掙不扎也不問,百裡家主心頭泛起了一絲怪異。

他不知從那裡拿出一道白色的絲綢,蒙上了漓澤的雙眼。

“你看起來平靜的很。”

這次百裡家主的聲音徹底變了。

漓澤聽着想笑,也不知對方剛剛對方是故意露出的破綻還是不小心。

他更傾向於前者。

對方這是挑釁,赤|裸|裸的挑釁。

識時務者為俊傑,漓澤打不過百裡家主。

他緊繃著臉,額角泛起了薄汗,嘴唇顫抖着發白。

臉色卻是燒的粉紅。

只聽少年沙啞着聲音凌厲問:“你是誰?”

百裡家主輕笑一聲。

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院子。

那是他這幾天特意找的,不會有人知道是百裡家的產業。

“我是誰你沒必要知道,小兄弟,你現在一定很難受吧?哈哈哈哈哈哈放心,一會兒就好了……”

他上上下下瞅了漓澤一眼。

待今晚過後,一切都會結束。

百裡家主一把提起了少年,再次出現已經是院子房間里。

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海棠花香,漓澤鼻尖微動,袖下拳頭握起。

肩頭突然被大力推了一下,少年猝不及防的跌進了腳邊的水池中。

漓澤是真的沒想到,一不小心嗆了一口水。

咳咳咳——

少年伸手就要解下眼睛上的綢帶。

只是摸了半天沒找到結。

漓澤咬牙切齒,最後放棄般的兩拳砸到了水裡。

力道激起龐大的水花,渾身濕漉漉的,趴在另一頭池邊的少女睫毛顫了顫。

百裡家主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一道巨大的結界將房間籠罩,他眯着眼睛扯下了面罩。

那模樣赫然是百裡家主沒錯。

屋內

漓澤摩挲到了水池邊緣。

那老頭兒封住了他的靈力,千防萬防……

只是不等漓澤翻身上岸,伸出的手就被結界擋了回來。

漓澤難以置信,漓澤萬分震驚。

好生卑鄙!

耳邊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漓澤微微側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