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他是有懷疑的。

以為蘇若若在給他放煙霧彈。

這些天他一直找人監控着她,避免她中途反悔。

直到今天,她坐在他身邊,他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代表蘇家參加比拼,結束後她也就不是蒼渺宗弟子了,哈哈哈哈哈。

蘇若若眸心微動,她笑了笑,

“大伯過獎。”

呵,家族比拼?

等蘇家有那個氣運等到她上場再說吧!

蘇家辜負了她和爹爹,被滅族也是活該!

少女嘴角弧度滿滿放大,看着比拼臺上紅藍色交織的靈力滿是諷刺。

——

羽嫣回到天羲城的時候已經是黃昏。

天邊的晚霞泛着紫色的光芒,格外的好看。

家族比拼已經結束。

漓澤和慕楠裕並肩走着,少年時不時的揉一下腦袋。

“師弟,你沒事吧?”

慕楠瑜垂眸頗為擔憂的看着漓澤。

他伸手扶了他一下。

白日師弟阻止他喝下那酒,他看他倒是喝了不少。

他想他一定是做做樣子罷了。

只是現在這副模樣,不像是正常的模樣。

漓澤看了慕楠裕一眼,少年眸底划過一絲狡黠。

他使勁揉了一下額角後放下手,

“我沒事,師兄放心!”

漓澤笑嘻嘻的,他挺直腰板,隨慕楠瑜朝棧走去。

黑夜很快到來。

漓澤盤膝坐在床上,他一手托着下巴一邊看着窗口。

習習涼風順着大敞的窗戶吹了進來,少年眯起了眼睛。

他確實是做做樣子。

喝酒是做做樣子,頭暈也是做做樣子。

漓澤瞅着窗外街道上的動靜。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少年突然輕手輕腳的走下了床。

不遠處榻上打坐的慕楠瑜眸子微動。

他睜開眼,睛瞅着漓澤推門走了出去。

男子微微皺眉,當下也沒法集中註意力修煉下去。

他還真是擔心師弟出什麼事。

漓澤一早就聽說師尊已經回來了。

少年走到隔壁房間門前,他伸出手敲了一下門。

只是不等他發出聲音,便被一道黑影快速捂住了嘴巴。

漓澤當即瞪大了雙眼,眸底滿是震驚和憤怒。

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黑影捲着少年不見了身影。

吱呀兩道開門聲前後響起

羽嫣看到慕楠瑜後心有錯愕,女子面上錯愕。

“是師侄敲的門?”

她一向開着結界,方纔她才從青龍空間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似是聽到一聲敲門聲的餘韻。

也不知道之前敲了多少次了。

慕楠瑜搖頭,視線在空蕩盪的棧繞了一圈,心下有些不詳的預感。

只聽他道,“師弟前腳剛出來,人現在不見了。”

羽嫣眉頭一皺。

她感知了一下自己落在漓澤身上的神識。

在確定了人的位置後,女子對慕楠瑜似是安撫般留了一句話,

“沒事,我去找他。”

慕楠瑜獃獃望着隔壁空蕩盪的門口。

他突然……有些羡慕師弟。

與此同時

街道上的百裡尉楓收到了百裡家主的傳訊。

男子眸間划過一絲錯愕。

他抬眸看了一眼棧,似是沒想到父親會親自出手。

既然如此,那他還來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