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一噎。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慕楠瑜一眼。

別掩飾了,他看的清清楚楚。

慕師兄的反應也忒大了!

究竟去幹了什麼啊,他好奇死了。

漓澤無意識的將酒盃湊到了嘴邊輕啄,而後少年眉頭緊蹙。

強忍着才沒有失態的吐出來。

這酒……

“這酒是誰家準備的?”

漓澤咬了一下舌尖,他朝慕楠瑜壓低聲音問。

只間對方微微抬眸,慕楠瑜回給他一抹寫滿了故事的笑,只聽他緩緩道,“百裡。”

漓澤瞳孔一縮,濃密的睫毛顫了顫。

見他這副反應,慕楠瑜皺眉:“怎麼了師弟?”

酒有問題?

男子剛要拿過酒盃檢查一番,卻是被漓澤攔住。

少年朝他搖了搖頭,口型示意他“別碰”。

在場的各大家族修為比他倆皆高的多的是,傳音也是不安全的。

慕楠瑜頷首,若無其事的將杯子推到一邊,然後拿起了一顆靈果。

漓澤咧開嘴,只道一句,

“是好酒,比那日師兄與我去百裡府邸喝的,還要出眾。”

少年退回到自己的位置,又裝模作樣的抿了一口。

體內靈力運轉將酒力化開。

漓澤垂眸看着蕩漾的清酒,狐狸眼底深沉一片,夾雜着不可名狀的怒氣。

酒本身是沒問題的。

但對於他和慕師兄來說就不見得了。

那日他和師兄去百裡府,百裡尉楓後來給了他們兩顆果子。

“二位道友,這青冥果我百裡家珍藏多年,為表謝二位對我和妹妹的救命恩情,還請收下。”

青冥果是清心凈靈臺。

築基往上,修士在渡境界雷劫時均會有心魔劫,一旦失敗對根基損傷極重。

而青冥果,則可以幫助修士避免渡心魔劫失敗。

是的,是直接避免。

但一顆果子只會發揮一次作用。

青冥果樹千年結一次果,唯有各大秘境才會有那麼一兩棵果樹。

是而青冥果在修仙界雖不稀有,但也難尋。

漓澤和慕楠瑜救了人,對於百裡家的示好沒有任何心裡負擔。

而且身為蒼渺宗的親傳弟子,什麼好東西沒見過,這等回禮對他們來講也不算太過貴重。

可以說這個度把握的剛剛好。

接下着果子,因果也算了結。

只是,沒想到卻是個圈套!

漓澤捏緊酒盃指骨發白。

青冥果現在還在他的儲物戒,當時收下的時候他不可避免沾染上了果子的氣息。

半個月的時間還未到,青冥果氣息餘韻猶在。

他這兩天修煉的時候,精神明顯更加集中。

果子是好果子,酒是好酒。

一旦碰在一起……呵!

沒想到百裡家這麼齷齪,是鐵了心的要生米煮成熟飯了。

百裡尉楓時刻註意着漓澤這邊的動靜。

見少年一口兩口飲下了酒,整個人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百裡裊裊,他知道妹妹是喜歡漓澤的。

如此一來,也不會委屈她!

蘇若若坐在了蘇家的坐席上,她身邊是蘇家家主蘇山。

“若若啊,你真是大伯的好侄女,哈哈哈哈哈!”

蘇山沒想到蘇若若輕而易舉就答應了他的提議,連威脅都沒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