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霆咬着牙。

視線愈發朦朧,入水之前那一撇仿若驚鴻,只是他大概再也看不到了。

“殺了我……”

男子手指緊緊扣着泥土,額角薄汗和水珠混合在一起,不斷滴落。

他啞着嗓子懇求道,聲音虛弱又顫抖。

水暮染走到羽嫣身後。

他看向蘇霆的眸光中滿是陌生。

他居然懇求主人殺了他?

這個他瞭解的蘇霆不一樣,哪怕他只是跟蹤了他幾天而已。

蘇霆此人,陰狠又自私,邪性又桀驁。

他怎麼可能求死?

水暮染想不通,除非他換了一個人,不然他肯定是不信的。

水暮染看向羽嫣,剛想說什麼,便瞧見女子蹲下了身。

根據水暮染這幾天的反饋,她和他的想法是一樣的。

蘇霆有古怪。

似是察覺到了女子的靠近,蘇霆摳着泥土的手更加深入了一些。

他抬頭看她幾乎是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奈何視線被模糊,他看不清。

“求你……殺了我……”

嘴邊突然被塞了一顆丹藥。

溫涼的藥性在口腔蔓延直達頭頂。

蘇霆的意識有瞬間的清明。

“為什麼會入魔?”

羽嫣此時開口問道。

她雖然暫時封鎖了他的經脈,但一旦疏通,蘇霆入魔不可阻擋。

他根本不是修煉疏忽走火入魔。

也不是命運苛待反骨入魔。

羽嫣瞭解過。

蘇霆雖然不是蘇山的兒子,也不是他的嫡子,但從小到大,和蘇山的其他兒子相比,除去嫡子蘇哲,他是最得寵的那一個。

和蘇哲有此區別,他最多是心有不平,不甘,甚至不如意,但這些不至於讓他放棄修煉多年的仙途,踏入魔道!

要知道他已經是金丹期。

書中他挑起了蘇家和百裡家的大戰,心中的陰郁早已發泄,又何必入魔?

為什麼會入魔?

蘇霆眼珠微動,裡面的猩紅漸漸褪去,只剩下漆黑不見底的幽深。

沒有焦距,沒有情緒。

“不知……”

男子神情痛苦又迷茫。

羽嫣給的丹藥,成功了壓制住了他暴虐失控的靈力。

好像,沒有那麼痛了。

蘇霆:“謝謝,”

“你是誰?”

羽嫣突然沉下聲音問道。

女子眼中席卷着深深的複雜和難以置信。

她緊盯着蘇霆,試圖不放過他一絲一毫的表情。

水暮染獃愣的站在一旁,他已經聽不懂主人的話了。

“告訴我,你是誰?”

見男子不答,羽嫣又問了一遍。

她搭在膝頭的指尖捏住,忍住出手的衝動。

羽嫣倏的站起身。

她轉身背對着蘇霆,對水暮染道,

“再檢查一遍。”

水暮染錯愕的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他似是不信。

“主人,你的意思是,”

“對,再檢查一遍。”

羽嫣掀唇一字一句吩咐。

身後男子肉眼可見的顫抖了一下,只是他沒有了掙扎或者逃走的力氣。

只能任由自己上身的衣衫被褪下。

在看到對方肩頭圖騰的那一刻,水暮染整個人都像是被雷劈一般,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羽嫣開口問他。

水暮染才趕緊替蘇霆整理好衣服,

“主人,有了。”他神色複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