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家主訕訕一笑。

一時拿不准,羽嫣這是否認的意思還是被猜中事實的意思。

漓澤低垂的狐狸眼一直落在羽嫣身上。

心口的暖流一股接着一股的涌入。

被師尊護着的感覺讓人沉迷。

少年緩緩勾唇。

家族比拼在即

羽嫣原本是打算,到時同徒弟和師侄一起回宗。

誰知,卻是收到了水暮染的急訊。

“主人,主人你快過來,有情況!”

水暮染通過契約聯繫羽嫣。

原本揪着鳳洛焰研究奪運咒術的女子,眨眼間不見了人影兒。

少年迷茫的看了一眼空落落的榻邊。

姐姐去做什麼了?

漓澤去了家族比拼,一時之間,只剩下了他一個。

鳳洛焰眸色幽幽,他有種直覺,姐姐突然離開一定是因為那條青龍的緣故。

他也想要被契約……

——

水暮染盤旋在河邊的大石上,縮小後的青色身子一動也不動。

他瞪大眼睛看着不遠處像是發瘋一般的男子。

心中期待主人趕緊過來。

突然,水暮染眼珠一動,他察覺到了主人的氣息。

羽嫣早已通過水暮染的神識看到了這邊的情況。

當下她隱匿着身形,只是沒等她和小青龍說上一句話,那邊的男子猛的回過頭來。

他眸子猩紅,直直望着羽嫣方向。

——“他能看到我?”

羽嫣疑惑的給水暮染傳音道。

——“他看不到我。”

水暮染答非所問。

羽嫣拍了一下他的頭。

仿佛是為了驗證心底的猜測,羽嫣直接朝蘇霆走了過去。

今日她沒有變換容貌,是她原本的模樣。

白衣女子身姿窈窕,三指寬的腰帶束縛着不盈一握的纖腰,她容顏傾世,眸光瀲灧,肆意慵懶的姿態惑人。

蘇霆依舊一動不動的望着羽嫣。

意識尚寸的男子緩緩蹲下了身,他雙臂抱膝強忍着體內橫衝直撞的靈力。

嗜血的眸子只留下羽嫣一個人的影子。

他想到了那日的青衣女子。

一模一樣的氣質,同樣可以撫平他思緒的*。

她是誰?

蘇霆舌尖咬出了血,腥甜的氣息涌至喉間,體內蠢蠢欲動的殺伐因子開始翻涌。

水暮染驚訝的看着這一幕。

明明剛剛蘇霆就像個瘋子,現在主人來了,瘋子倒是冷靜下來了。

羽嫣一步一步朝蘇霆靠近。

現在她無比的確定,他可以看到她,可以穿破隱匿術看到她。

“啊——!!!”

就在女子離他不足一米的時候。

原本安靜下來的男子突然發出一聲怒吼,他猛的跳進了河中,濺起的水花打濕了羽嫣的衣擺。

空氣中隱約泛濫着魔氣的痕跡,從男子落水的地方不斷外泄。

羽嫣當機立斷,她指尖掐出一道法術訣。

男子被濕漉漉的提了上來。

他蜷縮着身子痛苦的翻滾着,水跡順着他身下的草坪蔓延。

蘇霆整個人已經被黑色的魔氣纏繞住。

羽嫣眉頭輕皺,她直接封鎖了他的經脈。

這是最有效的方法,副作用就是……可能會有點兒疼。

蘇霆發出沙啞的嗚咽聲。

羽嫣居高臨下的看着草地上的男子。

魔氣緩緩褪去,對方一雙眸子卻是失去了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