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漓道友的師尊,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羽嫣尊者了。

百裡尉楓是見過羽嫣的畫像的。

此番在這種情況下第一次見她,沒看到對方的真容,他多少有些遺憾。

羽嫣尊者在這裡的事情,他已經第一時間給父親傳了消息。

百裡尉楓看了一眼身側的百裡裊裊。

若是長輩能夠談妥,妹妹的婚事也就可以定下了。

——

百裡家主的邀約,羽嫣想了想沒有拒絕。

只是她實在沒想到,對方竟是要和自己談徒弟的婚事。

羽嫣挑眉輕笑,

“百裡家主,此事本座做不了主。”

百裡家主面色一僵,在他看來,羽嫣這便是拒絕的意思。

哪裡有長輩做不了小輩主的事情?

“尊者,若此等喜事可成,對於蒼渺宗和我百裡家族來說,皆大歡喜啊!你不再認真考慮一下?”

羽嫣側頭看了一眼身後站着的,始終沉默的漓澤。

少年垂着腦袋看不清神色,羽嫣心神一動。

“漓澤,你怎麼看?”

“這事兒跟徒兒有什麼關係,徒兒年紀還小,師尊倒是可以問問師兄和師弟。”

聽到羽嫣問他,漓澤頓時抬眸咧嘴笑。

實則,自百裡家主挑起這個話題開始,他已經緊張的渾身是汗。

管他歡喜不歡喜。

他是不會摻和的,愛找誰聯姻找誰聯姻!

少年一副明顯撇清關係的話,讓滿心忐忑中期待的百裡裊裊全身寒涼。

少女站在百裡家主一側,黯然的垂下了眼睛。

百裡家主恨鐵不成鋼的看了她一眼。

白瞎了之前那麼好的機會!

“哈哈哈哈哈,漓小友這話說的,聽說漓小友是來自漓晝島,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啊?”

百裡家主笑眯眯的,眼底潛藏着暗光。

羽嫣聽到這樣一番話,當即桃花眼微眯,周身懶散的氣勢頓時高了一個階。

“百裡家主聽誰說的?”羽嫣問。

漓澤出身漓晝島一事,她沒告訴任何人。

百裡家主頓時心一咯噔,他這是試探踢到鐵板上了。

“道聽途說,道聽途說罷了,哈哈哈哈哈哈。”

修仙界不乏姓漓的修士。

但漓澤姓漓,難免不讓人多想。

他可是羽嫣的徒弟,身份背景又成迷,不少人猜測,漓澤大概是來自那個地方。

如果此事為真,他更不能放過這個寶貝女婿了!

漓澤頓時感到脊背一涼,他拳頭握緊又鬆開。

他再傻也看出了,百裡家主是將主意打在了他身上。

或許他更早就察覺了,只是潛意識里不願承認罷了。

“百裡家主,謠言這種東西,本座最不喜歡聽了。”

女子驚艷絕塵的五官上染着一抹笑,只是笑意不達眼底,桃花眸中滿是被冒犯的不虞。

隨意猜測她徒弟的身世也就罷了,還在她面前亂說。

她自然不開心了。

羽嫣從未想過把漓澤的身份透露出去。

漓晝島對修仙界修士的吸引力,從來都沒有因為入島資格的阻攔而降低過。

在漓澤徹底成長起來之前,她冒不得一絲風險。

哪怕她護得住,也要以防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