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說不定正如主人所猜測的,蘇霆是殺戮血脈。

水暮染盯緊了蘇霆的後背。

今天他就要看看,究竟有沒有圖騰。

毫不意外,蘇霆此次動手再次失敗。

他深刻的認識到,在百裡家的地盤動手是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

水暮染跟着他踉踉蹌蹌回蘇府的時候,整個人面上表情一言難盡。

原來這家伙是要殺人。

在人家家門口出手,他怎麼想的???

劇情中,其實昨夜蘇霆就成功了。

他殺了百裡裊裊,重傷百裡尉楓,蘇家和百裡家的大戰一觸即發。

家族比拼因此擱置,蘇霆“狼狽”逃竄,再次出現時,便是魔尊第一魔使。

奈何因為羽嫣收了漓澤為徒,漓澤拉着慕楠瑜上街,兩人正道之心爆棚,將人給救下了。

天時地利人和

昨夜那樣的機會,蘇霆深知不會再有。

當下他有些急了,一時亂了節奏。

雖然水暮染也不知道他在着急什麼。

距離家族比拼開始不過三日

百裡裊裊隨百裡尉楓再次來到棧的時候,羽嫣剛好在。

那日她聽完漓澤的話,多少是有些震撼的。

不過想到蘇若若此人的品性,聯繫到她那無緣無故的氣運,羽嫣並沒有多少意外。

她就說天道沒那麼瘸眼。

鳳洛焰能夠看清奪運咒術很正常,他的上古神獸血脈已經完全覺醒。

普通修士,無論修為多高,成仙之前,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的。

羽嫣正在一樓,手中一下一下舀着自家徒弟煲好的靈粥。

女子清秀的容貌氣質卻是一絕,引得周圍的人頻頻側目。

“漓道友!”

遠遠的瞧見漓澤走下樓梯,百裡裊裊立刻伸手和他打招呼。

羽嫣看了她一眼,然後垂下了眸子。

漓澤給她交待的事無巨細。

百裡裊裊,原本她死在了蘇霆的手下。

此番被慕師侄和徒弟所救,算是命運軌跡被改變了。

羽嫣一邊又想着水暮染傳回來的消息。

蘇霆身上沒有殺戮圖騰。

瓷勺碰着玉碗發出清脆的聲響,羽嫣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莫名心有不安。

現在方家人只剩下一個方笙她還未來的及查探。

想起方笙,羽嫣眉頭輕皺。

“師尊。”

耳邊傳來漓澤的呼喚,女子回神抬眸。

餘光捕捉到隨漓澤而來的百裡裊裊和百裡尉楓,她微微挑眉。

百裡裊裊:“見過尊者。”

百裡尉楓:“見過尊者。”

羽嫣沒想過隱瞞自己的身份,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只是自己畢竟是換了一番模樣。

懂得人自懂,不知她身份的路人,見此場景,神情流露出一絲古怪。

七大宗門的尊者的身份信息,在整個修仙界不是什麼秘密。

他們可從沒聽說過,同羽嫣現在這副模樣的尊者。

聰明人早就想明白了其中的要害。

當下看向羽嫣的目光多了幾分忌憚和恭敬。

笑話,他們如果修煉到大乘期,一天換一副模樣都不嫌煩。

百裡裊裊看了一眼羽嫣趕緊垂下眼睛,她有些緊張的攥着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