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已經恢復了容貌。

眉宇間的星痕似乎更加瀲灧了。

她默默地瞧着小焰的動作沒有說話。

她知道他是發現了什麼,只是她在等他問她。

鳳洛焰在羽嫣身上捕捉到了血緣親人的氣息,他趴着不動。

羽嫣摸了摸兔子耳朵間的軟毛,毛絨絨軟乎乎,手感好的過分。

“我去了一趟妖界。”

女子輕柔的捋着兔毛開口。

肉眼可見的,鳳洛焰兩隻耳朵立馬支棱起來。

女子輕笑,粉唇微揚。

“小焰,你猜我見到了誰?”她問。

甫一話落,兔子直接從她懷中跑了出去,變成少年蹲在了羽嫣身邊。

鳳洛焰仰頭看她,“姐姐,他和你說什麼了?”

少年眼中閃爍着忐忑和期待,以及無法遮掩的不安。

羽嫣看的心疼,想到也不是全然無情的鳳臨,女子撫了撫少年的長髮。

“他問了你,托我好好照顧你。”

鳳洛焰雙眸一亮,他立刻站起來旋身背對着羽嫣,

“我都已經長大了!才不需要姐姐照顧。”

羽嫣瞧着少年略顯倔強的背影,肆意的桃花眸底噙着笑。

她是看着他長大的,他哪裡不需要她照顧?

在羽嫣看不到的一面,少年將覆蓋眼底的霧氣憋了回去。

托姐姐照顧他,那就是不想見他的意思。

正好,他也不想回去!

再次轉過身時,鳳洛焰梨渦乍現,他似是試探的問道,

“姐姐,我們契約吧。”

他自有意識起就跟在姐姐身邊,她是他的親人。

只有契約,唯有契約,他們才會永遠都不分開。

也不會像幼時那般,說被拋棄就被拋棄了。

鳳洛焰緊張的捏緊了拳頭。

上次她拒絕了,那麼這次呢。

毫無意外的聽到少年的請求,羽嫣看了他一會兒。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久到外面有敲門聲響起,羽嫣彈了一下他的額頭,

“再說。”

少年肉眼可見的失落了下去。

他轉頭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房門。

是誰在敲門!

“師尊,徒兒找你有事。”

漓澤站在房門口,餘光往裡正好瞧見鳳洛焰“仇視”目光。

他無辜一笑。

“進來吧。”

待少年踏進門。

羽嫣指尖一動,房門再次關上。

“師尊,麻煩你起個隔音陣。”

漓澤面色稍顯凝重。

羽嫣不知他要說什麼,隨手拉了一道隔音結界。

鳳洛焰輕哼一聲。

在漓澤看過來的目光中,縮成小兔子趴在了羽嫣膝頭。

這麼不想做人嗎?漓澤咬牙吐槽道。

就知道天天扒拉着師尊。

沒出息。

“漓澤,你要和為師說什麼?”

漓澤當即坐到了羽嫣對面。

——

水暮染跟着蘇霆來到了百裡府外牆腳處。

不遠處,百裡裊裊正面色不虞的走回來。

蘇霆眼底划過一絲陰狠。

這次她身邊沒有人,他一定要弄死她!

水暮染摸着下巴,他怪異的瞅着男子周身再次泛起的黑紅色戾氣。

確實不是魔氣。

但對修士而言,戾氣除非濃重到一定程度,不然很難凝結成實質。

就算凝結成實質,也沒有蘇霆這麼明顯,最多一層朦朧黑霧罷了。

蘇霆和人家究竟有什麼仇什麼怨。

至於這個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