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有秘密。

正是如此,一直到現在他也沒敢輕舉妄動。

倒不是他打不過他,他是擔心打草驚蛇。

蘇霆失眠了一晚上,他閉上眼睛時,腦海中全是昨夜青衣女子的清冷面孔。

早上他睜開眼,首先朝桌邊窗口處看了一眼。

那裡沒人。

他甚至懷疑昨夜只是自己的錯覺。

畢竟對方什麼都沒做。

蘇霆坐在桌邊喝了一口水,胸口的傷在丹藥的作用下已經開始愈合。

他又想到了阻止他殺掉百裡裊裊的那個人。

整個人氣的不行。

啪嗒一聲,杯子被他捏碎。

將一切攬入眼底的水暮染眼珠微動。

羽嫣回到棧的時候,已經日上梢頭。

她身後跟着的男子,第一次在外維持不住了溫潤的形象。

慕楠瑜滿臉鬱悶。

在羽嫣回頭的時候又挑起笑臉。

羽嫣好笑的望着他,“慕師侄,你看起來不是很開心。”

慕楠瑜自然是不會對羽嫣產生消極情緒的。

如今師叔關心他,他心中熨帖還來不及。

“還好。”

男子聲音如水,但沒有否認羽嫣的話。

羽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辛苦慕師侄了!”

慕楠瑜垂眸看了一眼被羽嫣拍過的肩頭,勉強維持的笑容頓時真心實意起來。

“師尊,你回來了!”

漓澤老早就在樓上欄桿處翹首以盼。

如今見到羽嫣的身影,他立刻衝下樓梯來到羽嫣面前。

慕楠瑜拳頭一緊,漓澤脊背一涼。

他無辜的看了慕師兄一眼。

是他的錯覺嗎?

他怎麼覺得師兄像是在對他散髮敵意!

漓澤往羽嫣身側一躲,他狐狸眼亮晶晶的望着羽嫣,其中滿是喜悅。

羽嫣笑了笑。

“還有房間嗎?”她徑直走到掌柜面前問。

掌柜大叔胖乎乎的,整個人面上一副喜相。

“抱歉,這位道友,天羲城家族比拼在即,小店已經沒空房了呢。”

羽嫣頷首,其實也是意料之中。

“我跟蘇師侄一間房便可。”

她想她應該也沒時間在棧待着的。

漓澤當即反駁道,“不行!”

“不妥。”慕楠瑜跟着來了一句。

兩人相顧無言,漓澤趕緊湊到了羽嫣面前,

“師尊,徒兒可以跟師兄一間房,你去住我的房間!”

師尊不可以跟蘇師妹一間屋子。

蘇師妹怎麼能跟師尊一間房呢,小焰說過,哪怕是掌門師伯,也會受奪運咒術的影響。

師尊修為和師伯不相上下,她也會受影響的!

他不允許!

對了,他得趕緊和師尊說一下奪運咒的事情。

如此想着,漓澤又看了慕楠瑜一眼,還有慕師兄,昨天說到一半就被打斷了,話沒說完。

羽嫣怪異的看了漓澤一眼,他這麼激動做什麼?

慕楠瑜贊同漓澤的話,他可以和漓澤一間房。

總之,讓師叔和蘇師妹擠一間屋子是不妥的。

羽嫣笑了笑沒說話,她沒反駁,當是默認了兩人的意見。

沒什麼可爭的。

——

鳳洛焰趴進羽嫣臂彎嗅了好久。

赤紅色的兔子腦袋在女子手腕處蹭了又蹭。

沒一會兒便蔫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