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少女便期待又忐忑的看着他。

漓澤卻是皺起了眉。

謝了一遍何需再謝?

少年心底滿是拒絕,但面上不顯。

只見漓澤微微一笑,婉拒的話從他嘴中吐露,

“舉手之勞而已,感謝就不必如此鄭重了,師兄和我都不在意的!”

百裡裊裊的眸光瞬間黯了下去。

蘇若若此刻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來是她這是看上了澤師兄,那她就不用擔心了。

粉衣少女站在漓澤身後,隔着少年投給百裡裊裊一個挑釁的眼神。

正好對方看的清清楚楚,剛剛被收回的鞭子又開始蠢蠢欲動。

蘇若若假意往漓澤身後一躲,她知道無論她怎麼做,澤師兄都是看不到的。

孰不知一切全都落在了,門邊眯着眼睛鳳洛焰眼中。

鳳洛焰摸了摸下巴,他現在突然開始懷疑,蘇若若是真的不知道奪運咒的事情嗎?

百裡府邸

羽嫣手中捏着一個名單。

上面全部都是同方流裕有血緣關係的方家人。

其實書中對於殺戮血脈並沒有提到過,哪怕是占據篇幅稍多的季無野,他也只是墮入殺戮魔道而已,在他身上似乎並不存在殺戮血脈一說。

對於這點,羽嫣已經仔細翻書看過。

她不認為,作為關鍵人物之一的魔尊,若是上古殺戮血脈,書中會一點也不寫。

方流裕信中說,他當時殺戮血脈覺醒,嚴重時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意識。

作為正道修士的一員大將,羽嫣表示,在她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她可以為後世提前排查一下隱患。

慕楠瑜盯着羽嫣手中的紙張,他眸光微閃。

好多人啊……

他要看這麼多人光溜溜的胸膛和後背。

小孩兒也在列就罷了,小老頭也要看就過分了吧?

慕楠瑜欲言又止。

羽嫣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糾結神情,女子側頭,

“怎麼了?”

兩相對視,捕捉到羽嫣眸底毫無戲謔調侃的目光,慕楠瑜繃緊牙關搖了搖頭。

他甚至還笑,“沒事,師叔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說著,男子的目光又往羽嫣手中的名單上瞥了一眼。

羽嫣指尖在紙上一彈,她微微挑眉,

“就是現在,很快的,用不了半個時辰。”

雖然她把高階術法用在他們身上很不地道,但她又不會害人,相信天道不會責怪她的。

羽嫣抬眸看了一眼天空。

晴空萬里無雲,她微微一笑。

慕楠瑜似信非信的點點頭。

無論如何,師叔交待給的任務,他一定會好好完成的。

這邊羽嫣和慕楠瑜的配合有序進行着。

另一邊,蘇府

水暮染的身子正纏繞在房梁上。

主人說蘇霆會在家族比拼期間入魔,要他時刻監控着他。

昨夜主人走的時候便把他留了下來。

蘇霆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裡。

包括主人走後沒多久,這原本睡着的人突然睜開了眼。

水暮染犄角蹭了蹭房梁。

雖然主人說她的隱匿術不會被人發現,更何況蘇霆只是金丹期修士。

但他總覺得,蘇霆或許是發現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