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過去,她幾乎把鳳洛焰當成弟弟撫養。

那孩子雖然嘴上說著不想回妖界,但她知道他對自己的親人是抱有期待的。

當初被送到蒼渺宗,他歲小不知事。

長大之後,他知道自己是鳳凰,是妖王的兒子,也是妖王唯一的繼承人。

上次她問他要不要回妖界,他雖然說著不回,甚至面上嫌棄抗拒。

但她很清楚,他就是彆扭。

小焰或許是在等妖王主動找尋他,又或者心有忐忑還沒做好準備,總歸不是如鳳臨一般無情的!

鳳臨面色一僵,他逐漸走下臺階來到羽嫣面前,

“吾相信尊者會善待他。”

男子的目光很是誠懇,讓羽嫣一番怒氣無法爆發。

女子突然站起身,“既如此,以後小焰的一切都與妖王無關了!”

“放了水暮染,本座要離開了。”

臨出大殿前,羽嫣停下腳步說道。

“好。”鳳臨望着她的背影點頭。

——

“主人,給你添麻煩了。”

水暮染面上划過一絲愧疚。

羽嫣擺了擺手,“出門在外,小心為上。”

本來就不是水暮染的錯,他對修仙界並不熟悉,更不知妖界的殘酷。

羽嫣半垂着眸子,妖界才是弱肉強食最慘烈的地方。

“你來這裡做什麼?”羽嫣突然問道。

“我感知到這邊有助我恢復修為的東西,所以就過來了。”

水暮染走在羽嫣身後,他誠實答道。

只是不等他找到確切的地方,就被金髮妖王帶走了。

但好在他最後也得償所願。

羽嫣嗯了一聲,也沒問東西是什麼。

瞧着水暮染出來時,滿臉愉悅的模樣,便知行動還算順利。

只是哪怕羽嫣沒問,水暮染依舊湊上來交待了。

“是鳳族的靈梧池,妖王大概是知道我找的是它,便允許我在裡面泡了兩個時辰。”

羽嫣挑了挑眉,妖王還真是好心啊。

“前提是讓我平時多照顧那隻鳥一些。”

水暮染緊接著說道。

羽嫣腳步一頓,桃花眸是中一閃而過的複雜。

中域

家族比拼是在中域中央的天羲城舉行。

此刻的天羲城正是百年來最熱鬧的時候,也是最魚龍混雜的時候。

他們到的時間還算早,棧不算擁擠,但頂級包廂已經被定下。

慕楠瑜眉頭微皺,他向來不喜歡住棧,更別說人來人往穿堂過的普通包間。

蘇若若眉心微動,她看了一眼將嫌棄都寫在臉上的慕師兄。

“師兄,師妹是蘇家人,不如師兄和師弟隨師妹去蘇家暫住?”

蘇家再怎麼說也是排名前三的修仙世家。

縱使家族比拼百年一屆,在這天羲城,蘇家也是有府邸的。

只不過比蘇城大本營略微寒磣一些罷了。

漓澤一路始終聽從鳳洛焰的“忠告”,他盡可能的離蘇師妹遠遠的,又自然的不能被她察覺,還要兼顧救一下慕師兄。

他很累。

一聽要去蘇家,整個人立刻不打蔫了。

只聽漓澤哈哈笑道,

“這怎麼好意思,師兄,我看還是不要麻煩蘇師妹了,棧就好,棧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