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無野沒想到羽嫣根本沒來找他。

青年正捏着酒盃,他視線冷冷的掃過窗外來來往往的修士。

他沒敢走遠,就在滄渺宗山腳下。

師尊心真大,他連築基都沒有,居然一點兒也不擔心!

季無野仰頭飲盡杯中的酒。

他便是發現丹心劍有問題,才去找師尊的。

說起來也並不是大問題,無非就是他想讓師尊幫忙除一除劍上的魔氣。

他也是契約後才發現的。

誰知竟然看到那樣一副場景!

季無野面色難看的要死,腦海中不斷划過,女子坐在床榻上,垂眸專註的看着赤_裸着上身的男子的場景。

關鍵是那人他不認識!

他根本不知道他是誰!

季無野也不知道自己哪來這麼大的怒氣,或許是因為他剛以為自己誤會了羽嫣,偏偏被現實打擊到。

她怎麼可以……

雁回殿能憑空多出來一個男人,就可以憑空多出來三個四個。

季無野陰沉着臉。

過去她的悉心教導不是假的,不然他也不可能憑藉三靈根進階這麼快。

他真是……越來越看不懂她了!

丹田傳來的靈力波動讓季無野面色一僵。

不斷的有靈氣朝他體內聚攏。

這是要築基了。

青年望着不遠處直插雲霄的連綿山脈。

最終無奈妥協,他還是要回宗的。

三日後

雁回峰這兩天安靜的過分,漓澤還以為自己被拋棄了。

雁回殿師尊不在,師兄師弟都在閉關。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丹田位置。

都在閉關……要不他也閉關?

轉身間差點兒撞上一棟人牆。

待漓澤看清來人,他趕緊後退一步,然後恭敬行禮,

“師伯。”

少年半垂着腦袋暗自咬牙。

師伯怎麼回事,來了也不招呼一聲。

沈青逸只是沒想到漓澤會突然轉身罷了。

他視線從雁回殿收回,只聽他問,

“你師尊呢?”

漓澤搖頭:“弟子不知。”

師尊很少神出鬼沒,想來傳訊一問便知。

沈青逸自然是問了的,只是羽嫣沒有回話。

“就你一個人在?”

青衣男子看了看皆是升起結界的兩間屋子。

當下也明白了另外兩個師侄怕不是在閉關。

他視線落在身形略微纖薄的白衣少年身上。

清俊的眸子划過一絲估量。

漓澤低聲嗯了一聲,沒錯,就是只有他一個人在……

少年狐狸眼角微微耷拉,讓人平白察覺出三分委屈。

沈青逸想笑,此時也不得不下決定,

“一會兒你和楠瑜一起出發,代表滄渺宗,出席中域家族比拼。”

其實他是想安排季無野,風夙和漓澤年紀還是太小了。

他擔心鎮不住場子。

然而師妹暫時沒有消息,時間亦不等人。

中域家族比拼雖是各大家族的爭奪賽,但作為和家族勢力密切相連的宗門勢力,幾大宗還是要出人露個面的。

倒不是參賽,無非是受依附家族所托撐個腰罷了。

沈青逸看着少年錯愕中帶着些許躍躍欲試的神色,他內心浮上一縷輕嘆。

罷了罷了,難道還有人敢挑釁他滄渺宗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