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給她塞徒弟,但可以給她塞徒弟媳婦兒啊!

百裡家家族大會結束,百裡家主笑眯眯的攏起了鬍鬚。

多日面上的陰郁終於消散。

家族比拼在即,近些年他們百裡家式微。

實力是比不上另外兩大家了,但他們可以拉個靠山長長威風。

絕了下麵半大家族虎視眈眈的心思!

“尉楓,還是你有辦法!”

百裡尉楓淺淡一笑,“父親,孩兒也只是隨口一提,具體還要看小妹願不願意。”

“她敢不願意!”百裡家主立刻崩起了臉。

身為他百裡家的嫡女,自是要有為家族貢獻的覺悟!

藍衣男子斂眸,藏在袖子下的手指不斷摩挲,只聽他接着道,

“到時我可以與小妹一起去拜會,她向來依賴我。”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就按楓兒你說的辦,記住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百裡家主拍了拍百裡尉楓的肩頭,他眯起眼睛叮囑道。

百裡尉楓抬眼看他:“是,父親。”

——

“嫣嫣……嗝……不是我說……你這次帶的這酒……確實……嗝~不錯!”

顏凝倒空了空乾凈的白玉瓶,她難過的撇下了嘴,“沒了。”

羽嫣揉了揉額角,雙頰染上了些許醉酒後的粉紅。

她睜開迷濛的雙眼,輕聲一笑,

“夠了。”

她愛酒,但不嗜酒。

平常只是淺啜小兩杯,這次卻是同顏凝喝了兩瓶。

以至於到最後都忘記用靈力化解酒意。

現在腦子暈乎乎的,別說,還挺新鮮。

原來這邊是醉酒的感覺嗎?

羽嫣瞧着顏凝手中的瓶子逐漸*成兩個,四個,八個……

她自知此番失了控。

“凝凝,借你的床榻一用。”

說著,女子便扶着桌子起身。

白衣勾勒出窈窕的身姿,她走的還算穩,卻是差點兒踢到椅子腿。

羽嫣抬腳踹了礙事的椅子一下,然後捏了捏眉心迫使自己短暫的清明。

顏凝趴在桌子上,她的酒量不比羽嫣。

卻是個愛喝的。

喝起來不管不顧,縱使修為不低,至今也醉過無數次了。

熟悉的朦朧感再次上頭。

顏凝眸子微動,她笑了笑,直接閉上了眼睛。

嫣嫣帶來的桃花釀甚合她心意。

下次,下次她就去雁回峰,問她多要幾罈子。

誰還管會不會遇到那幾個煩人的小家伙!

顏凝對羽嫣的三個徒弟意見頗深。

就是不想見他們!

殿內

羽嫣沾到床便睡了過去。

幽幽的桃花香氣泛出,將女子全身籠罩。

她動了動鼻尖,還以為自己就在雁回峰後山。

曾經的雁回峰只是個光禿禿的半大山堆,後來她搬了過去,才種上了桃花樹。

說起來還是師兄和師尊幫的忙,師兄特意從秘境尋來了只開花不結桃的樹種,師尊只是動了動手指,那些種子便一顆顆破土而出了長成樹苗了。

羽嫣尤記得自己當時愉悅鼓脹的心情。

她討厭桃子成熟後掉地上弄得髒兮兮的,但喜歡桃花。

若非師兄,她還真的不知有開花無果的桃樹。

女子漸漸模糊了意識,只留下輕淺綿長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