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走出大殿的時候,往風夙房間看了一眼。

順手替他加固了一下陣法。

說閉關還真是閉關。

不過那日她瞧着他周身的靈氣波動,此番結丹大抵是沒問題的。

羽嫣頗為滿意的勾唇。

正道之光啊,越來越有模樣了。

羽嫣向來不會用神識監控徒弟的生活。

遂而她敲門而入的時候,萬萬沒想到季無野在沐浴。

她比他大近八百歲,羽嫣倒沒有太多不自在。

只是再怎麼說他們也是異性。

季無野怎麼回事?

她敲了門的,他讓她進。

羽嫣桃花眸子划過一絲微不可察的責怪,倒是被從她一進門就望着她的青年捕捉到了。

季無野雙手撐在浴桶邊緣,露在外面的胳膊勁着肌肉。

青年似笑非笑。

他膚色很白,與風夙不同,是一種冷到雪色的白。

羽嫣不知道心中的此番對比意義何在。

“一會兒來大殿。”

羽嫣看了一眼便將視線移開。

她想她剛剛就應該用傳訊石把他喊過去的。

除了一開始的那抹責意,季無野再也沒在女子那張瀲灧絕塵的容顏發現任何變化。

他心下莫名空落落的。

他當即喊住了將要離開的女子。

“師尊,你等等!”

嘩啦一陣水聲響起,羽嫣這次識趣的沒回頭。

季無野隨手烘幹了身上的水跡,拿起衣架上的裡衣穿上,就朝羽嫣走了過來。

青年身上帶着剛剛沐浴的淺淡清香。

很自然也不濃郁。

羽嫣鼻尖微動,她走到室內坐了下來。

收徒十餘載,她很少踏足弟子的房間。

這次不知道是怎麼了。

羽嫣看着被青年推過來的靈茶,她端起來輕啜一口。

“師尊是來給弟子送佩劍的嗎?”

季無野墨發披在身後,一雙眼睛含着笑意的望着她。

輪廓分明的五官上比往日多了些柔和。

原本清澈的俊顏此刻更加想讓人親近。

羽嫣不由的想到了丹心劍。

果然是配他的。

羽嫣點頭,隨後也不賣關子,她將丹心劍遞給他。

“如何?”她問了一句。

季無野先是盯着丹心看了一眼,一邊說著:“是師尊挑選的?”

一邊將劍接了過去。

觸手的瞬間,季無野雙眸一暗。

他捏緊丹心劍壓住了它表裡不一的躁動。

青年垂着眼讓人看不清神色,羽嫣一時拿不准他的情緒。

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不過就算不喜歡,她也是不會給他換的。

她認準了丹心適合他,那便適合他。

羽嫣微微後仰身子,靠在椅背上。

這時季無野也抬起了腦袋。

他面色似乎紅潤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剛纔沐浴的緣故。

羽嫣剛剛沒註意,現在才發現。

“謝謝師尊,弟子喜歡的。”

季無野當著羽嫣的面將丹心契約,然後直接收了起來。

一番利落的舉動,讓羽嫣不禁懷疑他究竟是有多喜歡。

女子黛眉輕挑,她端着茶杯又啄了一口。

季無野視線在她*唇邊流轉一瞬,心道下次他一定換一盞白色的茶杯,青色不適合師尊。

羽嫣離開後

季無野低頭看了看自己開敞半邊的衣襟,她一眼都沒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