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說他的小孫子明明下一步就要結丹了。

怎麼會輕易死在小青雲秘境!

更何況他身上還有他給他的護身法寶。

原來是遇上了心狠手辣之輩!

而且還是個早有防備的,一擊斃命,連他落在他身上的保護神識都沒來得及觸發。

陳長老呼吸粗重了很多。

蘇若若點到為止。

“陳長老,若若一定會找到殺死陳師兄的凶手的!”

說完,少女便仿如傷心般推門跑了出去。

陳長老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也不知她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

裴言在蒼渺宗門口遇到了一個人。

對方一齣現就惹得伏羲琴自動彈奏了兩聲。

他不由的懷疑,難道她就是他要找的人嗎?

裴言不確定,他打算先觀察一番再說。

雁回峰

羽嫣揉了揉眉心,小冊子被她放在一邊。

原來殺戮道真的有傳承一說。

方流裕當年便是中途覺醒了殺戮血脈,一時無法控制失了心神。

小冊子被翻到了最後一頁。

對羽嫣有用的只有最後兩行小字。

據記載,一萬年前,先後出現的兩名殺戮魔頭實為血緣親祖孫。

血緣祖孫,是否又只是巧合呢?

畢竟只有這一個例子。

方流裕信中說,殺戮血脈的覺醒不可阻擋。

羽嫣頭痛的撐着腦袋,此刻她無比的想要風夙替她揉一揉。

那小子手法是真的到位。

不知道思緒飄到了哪裡,羽嫣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

是重要的吧,畢竟季無野已經明裡暗裡提醒她好幾次了。

羽嫣拿出了裴言還回來的儲物袋和儲物戒。

想着先把儲物袋中的靈石倒回去。

誰知竟是發現了一顆圓不溜秋的傳訊石。

羽嫣捧着傳訊石仔細瞧了瞧,然後確定了就是風夙的那一顆。

女子眉眼間划過一絲詭異。

她不是故意的吧?

她當時就是不小心抓進去的。

趕緊將傳訊石放心儲物戒擺好,羽嫣終於將註意力放在了靈劍上。

八把靈劍各有特色。

濃郁的劍壓在內殿擴散開來。

身為大乘期的劍修,這些劍壓對她來說不過是毛毛雨。

她首先剔除了四把略帶邪性的。

縱使品質不錯,甚至放在修仙界也是難得,但她絕對不會交給季無野。

劇情中的入魔危機已經解除。

劇情外的變數可沒有。

羽嫣目光落在剩下的四把劍上。

女子摸着下巴挨個試探了一遍。

其他三把都帶着些小脾氣,唯一一把溫溫柔柔的,一點兒也不在乎她的試探,甚至還向她示好。

就它了!

羽嫣揮手把另外七把劍收進了儲物戒。

她右手握着泛着淺紅色光芒的劍,柔和的劍氣傳遞過來,羽嫣滿意一笑。

原本她還有些介意劍的顏色,一般紅色掛的劍多少沾點兒邪氣,奈何她在它身上探查不到。

現在察覺到它的柔和,羽嫣認為完全可以了。

“丹心。”

女子低聲喚了它一聲。

劍柄左右紅光一閃,本來不甚明顯的“丹心”兩字凸顯出來。

“願你能和你的名字一樣,好好助他。”

羽嫣指尖在劍身輕彈,錚的一聲清脆劍搏聲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