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羽嫣對九層閣樓的藏書不甚瞭解。

大乘中期以前沒機會看,有了資格之後也沒那麼多好奇了。

女子最終走到了閣樓靠窗的一排書架上。

她伸手拿下了最頂上一排的第一冊書。

薄薄的看起來沒有十幾張。

和她識海中的那本書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羽嫣捏着小冊子,沒再留在藏書閣,便是把書帶回了雁回峰。

根據方流裕留下來的信息,她認為她有必要好好研究一番。

——

蘇若若抱着一個黑色的盒子,來到了主峰半山腰。

半山腰多是住着執事和長老。

山腳則是眾多內門弟子居住修煉的地方。

峰頂是尊者大殿和親傳弟子居所。

其他峰頭亦是如此。

雁回峰除外,畢竟雁回峰人太少。

當然,主峰要比其他峰頭大很多,整個宗門的執法堂,執事堂,任務大殿等也都在半山腰。

咚咚咚

蘇若若敲響了陳長老的門。

“進。”

門內聲如洪鐘,蘇若若抱着盒子的動作緊了緊。

她深吸一口氣,面上划過明顯的悲戚。

“陳長老,是我。”

“啊呀,原來是若若啊,你怎麼來了?”

陳長老面色有些憔悴,鷹勾眼底還有未來的及散去的狠厲。

他唯一的孫子死了。

可恨他沒能護得住他。

哪怕蘇若若是掌門親傳弟子,在面對陳長老的時候,她多少有些怯。

對方煉虛期修為,在主峰的地位僅次於掌門。

平日師尊宗門事務繁多。

主峰弟子的修煉幾乎是陳長老在監督。

這也是蘇若若願意和陳青平結交的原因。

一來陳青平此人有些地位,不至於她身份掉格;二來他性格傲慢不輕易與人結交,她易把控。

他沒有朋友,那她成為他的朋友。

陳長老一眼便看到了蘇若若懷中的黑色盒子。

上面似乎還殘餘着小孫子的氣息。

他激動的站起身,一道靈力就將盒子牽了過來。

啪嗒一聲,盒子鎖扣打開。

露出了裡面的殘破衣物和幾枚儲物戒。

陳長老自然認得這是小孫子的東西,整個人眼睛都紅了。

煉虛期的威壓控制不住的散開,蘇若若喉間腥甜。

“陳長老……”

少女啞着聲音提醒了他一聲。

陳長老立刻收回了威壓。

他有些抱歉的嘆了一聲,

“是本長老失控了。”

再怎麼說蘇若若也是掌門的親傳弟子,他不好太過托大。

再說青平似乎很喜歡這丫頭,他還想着……

蘇若若苦笑着沒說話,想着自己的目的,她醞釀了一下情緒開口,

“陳長老,有句話若若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關於陳師兄的死。”

陳長老立刻冷厲了眸子,“你說。”

“若若當時發現陳師兄……陳師兄的屍體的時候,他渾身上下都被燒焦了,但憑經驗來看,燒死陳師兄的火更像是人為。”

“豈有此理!!!”

陳長老一拍桌子。

他低頭抓起了陳青平殘破的法衣,上面殘餘的靈力氣息已經消散。

不知是被特意清除還是時間太久。

他更傾向於前者。

陳長老緊緊地捏着法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