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無野為什麼會讀懂羽嫣的眼神?

因為他在其他人身上看到過。

溫柔似水,充滿……慈愛。

青年猛的站起身。

他一句話也沒說,直接跑了出去。

羽嫣望着季無野略顯狼狽的背影,她無奈笑了一聲。

紙老虎!

——

漓澤正在院子里和鳳洛焰大眼瞪小眼。

“小焰,你變回去,快,變回去兔子。”

“你才小,你要喊我焰哥!”

少年說著又往漓澤面前湊了湊。

漓澤後退。

“退也沒用,你就是不如我高!”

鳳洛焰臉頰上笑出了梨渦。

漓澤恨不得扒過去戳上一戳。

讓他再笑!明明他和他一樣高!

他還是長個子的年紀,他就是……長得慢一些罷了……!

狐狸眼少年眯起了眸子,趁對方不註意,一個腦瓜崩彈了過去。

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躲到了剛剛出來的季無野的身後。

“師弟,你救我!”

漓澤抓住了季無野的腰帶。

他從他身後探出一顆腦袋。

邪笑着挑釁對面的人。

季無野垂眸看了一眼被漓澤抓住的衣服。

慌亂無比的思緒像是也被抓了一下。

他冷靜的看了一眼鳳洛焰。

要說羽嫣的三個徒弟中,和鳳洛焰關係最疏遠的,便是季無野。

別看他總是一副清澈無邪的模樣,可待人方面疏離清冷的要死。

鳳洛焰莫名的還有點兒怕他。

這正中漓澤下懷。

對面少年在見到季無野的時候,笑容僵了僵,隨後又恢復了自然。

但相比剛纔多了一分拘謹。

季無野沒在意,整個雁回峰,他只在意……

青年立刻止住了思緒。

“鬧夠了?”季無野笑着問。

清冷的聲線帶着不容置疑的拍板。

漓澤鬆開抓着人的手,他直起腰板整理了一下衣袖,然後輕咳一聲,

“師弟,師尊和你說什麼了?”

他自從被師尊送出來後,就一直在院子里。

大師兄出來了,師弟又進去了。

漓澤抓耳撓腮,他想知道。

他也想和師尊說說話,可他沒有去找師尊的理由。

季無野看了他一眼,“不告訴你。”

說完,青年繞開桃花樹進了自己的屋子。

漓澤摸了摸眼尾,他回頭瞪了鳳洛焰一眼。

都怪他。

如果他願意變回兔子,他還能抱着他去找師尊!

鳳洛焰眨巴眨巴眼。

瞪他也沒用,他就是不比他高。

藏書閣

白衣女子旋身出現在了頂層閣樓。

剛一落腳,便聽到一聲輕哼。

游老揉了揉眼睛:“小嫣啊,下次來的時候動靜小一些,老夫老了,怕吵。”

羽嫣眸底划過一絲戲謔。

閑她吵?

“游老,我記得上次你說,掌門令……”

嗡的一道光圈落下。

小老頭兒整個人不見了身影。

羽嫣輕哼一聲。

她其實不明白游老為什麼避諱這個話題,難道除了她上次發現的,掌門令還有其他秘密?

想到她此番來意,羽嫣先將問題壓了下去。

蒼渺宗的藏書閣共有九層。

第九層唯有大乘中期以上的尊者才有資格進入。

羽嫣瞧了一眼滿滿幾架子的書籍。

神識放開開始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