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澤頓覺自己賺到了。

他還是跟蘇師妹學的,不枉他費勁心思選了這件衣服。

風夙眸子微閃,他抬手緩緩捂了一下胸口又快速放下。

仿佛生怕被別人看到似的。

羽嫣看了個清清楚楚,她餘光微凝,白色袖袍下的指尖輕捏。

她剛剛就發現風夙身上有傷。

小青雲秘境昨日關閉,他的傷不該依舊這麼嚴重才對。

難道是有什麼隱情?

羽嫣有些心不在嫣。

風夙見女子腳步不停地朝殿內走去時,心立刻沉了沉。

少年乖巧的跟在女子身後。

只是相比往日,多了幾分沉默。

是情緒上的沉默,風夙本來話也不多。

裴言眼睜睜的看着仿如沐浴在神光中的女子朝自己走來,他視線落在羽嫣臉上一直沒有移開。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的真正模樣。

超脫臆想的容顏,卻又在情理之中。

好像她本該就是如此。

男子目光不帶一絲褻瀆,在觸及到她眉宇間的星痕時頓了頓。

風夙抬眸就瞧見裴言盯着自家師尊發獃。

他忍不住喊了一聲,

“前輩。”

裴言聞聲側頭,見剛剛喊他的人垂着眼睛,一時也不知道他什麼意思。

被打斷後,裴言的思緒也恢復了平靜。

他朝羽嫣笑了笑。

羽嫣:“久等了。”

女子坐在了軟榻上,慵慵懶懶的撐着腦袋。

實則思緒已經飄到了別處。

她的徒弟受傷了啊,她還挺擔心的。

風夙和漓澤自羽嫣出現起,便拘謹了許多。

相比風夙,漓澤還稍好一些。

狐狸眸子少年,此刻目光正來來回回在自家師尊和裴言身上掃過。

心想兩人怎麼不說話。

他還想多瞭解一些師尊和前輩的關係呢。

倒是裴言首先打破了平靜。

他手中出現一個儲物袋,正是羽嫣之前給他裝滿靈石的那個。

羽嫣也是真大方。

他拍買了八把靈劍,其中還包括壓軸。

都沒有用完靈石的十分之一。

羽嫣輕飄飄掃了一眼,

“裴言,多謝。”

當時情況緊急,她隨手從儲物戒中抓了兩把靈石塞進了儲物袋,也沒關心究竟有多少。

方纔她神識一掃,似乎……抓的有點兒多了。

她以為她拿的是中品靈石,沒想到竟是上品。

裴言將儲物袋丟給她,隨後又丟了一個儲物戒過去。

裴言:“這是你要的東西,羽嫣,我臨時還有事,先走了,日後有機會再見。”

他說完便起身。

羽嫣捏着儲物戒沒說話,直到紫衣男子的身影消失不見,她緩緩抬起了眸子。

白衣女子纖腰束縛,倚靠在軟榻上敲起一條腿,她氣息恣意懶散,眸子卻是突然冷了下來。

熟知羽嫣的風夙,當下立即接收到了女子傳達來的信息。

她生氣了。

漓澤同樣心一咯噔。

緊接着,便聽羽嫣裹挾着寒意的聲音傳來,

“漓澤,你先回去,風夙,你留下。”

“師尊!”

紅衣少年瞪大了眼睛,他還想說些什麼,卻是被羽嫣的靈力送了出去。

風夙眼中彎起一抹笑意,在掀起鳳眸時,轉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