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羽嫣氣息立刻冷了下去,不知道是察覺到了什麼,又轉瞬回暖。

她低頭瞅了瞅金蛋。

咔嚓一身,蛋殼被她捏碎。

女子似笑非笑的轉身,伸手就捏住了少年的臉,

“敢耍我,嗯?”

羽嫣力道很輕,對鳳洛焰來說不過是撓癢癢。

少年笑出了兩道梨渦,琉璃色眸底隱約泛着紅色。

羽嫣緊盯着對方變化明顯的眼睛。

她落下手,悠悠問,

“怎麼回事?”

修士花費數十百年才能晉級的境界,對於擁有傳承血脈的神獸來說不要太簡單。

之前小焰從樓清寒那裡得來的靈香木,估計這次是被他全部轉化吸收了。

“那條蟲說的對,我血脈返祖了。”

少年得意洋洋的挑眉,說話間視線在羽嫣手腕上划過。

他現在是元嬰巔峰,那條蟲的修為可比不上他!

蟲?

羽嫣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看到少年降落的視線,女子恍然。

她不禁笑出聲。

鳳凰被稱呼為鳥她暫且還能接受。

對着青龍喊蟲,羽嫣還是頭一回見。

明顯察覺到手腕上的青鐲溫度冷了下來。

羽嫣幾乎可以預料,若是兩人見面,非得掐起來不可!

“要回妖界嗎?”

女子主動轉移話題道。

關於血脈返祖,反正小焰已經突破成功了,她有的是時間問。

當下她要做的,是別讓兩神獸打起來。

“不去。”

少年眉頭一皺,原本雀躍的神色收斂,他扯了扯羽嫣的衣袖。

“姐姐,我也想和你契約……”

他眼底濕漉漉的,說話間奶聲奶氣。

如果忽略少年幾乎與她平齊的身高的話,羽嫣想還是挺蠱人的。

但現實是,她怎麼看怎麼違和。

女子使勁揉了揉他的後腦勺,

“開什麼玩笑!”

鳳洛焰臉色一垮,還想繼續爭取卻是被羽嫣扯開了手。

少年獃了獃,他望着自己空落落的雙手難過的撇嘴。

羽嫣拉開距離走在前面。

當初她知道他就是鳳洛焰的那一刻,便想過要不要將小鳳凰契下。

後來又覺得根本沒必要。

反正他已經被她帶回來了,根本不可能再被蘇若若蠱惑契約。

她養了他這麼多年,可不是為了一朝結契的。

他是弟弟。

羽嫣揚眉想到。

少年趕緊追了上去,他走在羽嫣身側,

“姐姐姐姐,你剛剛不還問我進階的事情嗎?”

羽嫣按住他的肩頭,撕裂了空間。

“回去再說。”

雁回殿

裴言一早就被風夙拉了過來。

少年坐在他對面,伸手推給他一杯靈茶。

“前輩昨夜歇息的可還好?”風夙問。

裴言心中划過一絲微妙。

一時拿不准對方是什麼意思。

明明就是個半大的少年,言語行動間卻是成熟老練的很。

風夙眉心微斂。

昨日他給師尊傳訊,不知為何,現在也沒收到回訊。

他多少有些着急。

卻又不好意思直接問,總得先套一番。

裴言:“尚可。”

他夜間練琴已經成為習慣。

縱使雁回峰房不錯,但有那片桃林對比着,還是略微差了點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