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峰廣場上

風夙一齣來便四處尋找羽嫣的身影。

沒見到期待中白衣女子的身影,少年失落的垂下了眸子。

原本受了傷的胸口再次隱隱作痛起來。

季無野眸子微暗,他視線在風夙身上輕輕略過,然後直接朝雁回峰走去。

沈青逸一早就在大殿等着了。

見小青雲秘境出口出現,他踏着輕快的步子走了出來。

只是不等他瞧見蘇若若,就被漓澤擋住了。

“掌門師伯,你知道師尊去哪兒了嗎?”

他才不信,如果師尊就在雁回峰會不來接他們。

沈青逸望着幾乎要和他一樣高的少年,略帶審視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漓澤被他看的髮毛。

師伯為什麼這麼看着他?

少年眸心清澈,沒有亂七八糟的情感在內。

沈青逸視線漸漸軟化下來,清俊的面龐上帶上了三分笑,

“她下山了。”

在他話落,不遠處蘇若若的呼喚聲傳來。

沈青逸抬腳與漓澤擦肩離開。

下山了?

漓澤掏出了傳訊石。

“師尊,徒兒回來了,你在哪兒?”

少年說完便捏着石頭,他手心泛起了薄汗,生怕羽嫣不理他。

不過他的擔憂顯然多餘。

不等他思緒展開羽嫣便傳回了消息。

“嗯,為師知道了,你們三人可是平安?如果需要丹藥就去找你們鄔師伯,為師這邊還有事,暫且回不去。”

稍長的一段話,漓澤聽完嘴角漸漸揚起。

這是師尊和他說過的最長的話了。

後知後覺師尊並沒有告訴他在哪兒。

漓澤有些失望,但他先師兄師弟一步和師尊說上了話,少年心中隱隱得意。

轉身時,瞧見不遠處蘇若若站在掌門師伯面前垂着腦袋。

看樣子是不大開心。

漓澤沒理會太多,他揣好傳訊石,踏着輕快的步子朝雁回峰走去。

——

“你是誰?”

戴着銀色面具的少年滿目警惕的看着裴言,冷冽的眸光中隱隱帶着敵意。

他找了一圈,師尊不在。

卻是見到這個紫衣男人。

他居然把雁回峰當自己的地盤一樣,在這裡彈琴。

風夙瞧着明顯生機旺盛了太多的桃花樹,滿地的粉色花瓣仿如厚厚的地毯般。

……刺眼極了!

風夙劍指裴言,再也不顧拔劍的動作拉動來不及治療的傷口。

難耐的痛意蔓延至心尖。

他眉頭都沒皺一下。

裴言依舊坐着,清冷的身姿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質問而慌亂。

他早就聽說羽嫣收了三個徒弟。

想來面前人大概是她的弟子之一。

他是主,他是。

之前沒人做不到,現在她的徒弟回來了,他理應告知一番。

想到這裡,裴言心神一動。

他理了理衣袖,在風夙死死的註視下站起身。

隨着紫衣男子的靠近,風夙捏劍的手緩緩握緊。

“我是她的朋友。”

男子話裡帶着笑意,情緒中也滿是善意。

只是風夙怎麼看他怎麼道貌岸然!

傷口拉扯到了手臂上的經脈,少年執劍的手微顫。

他又怎麼會不知,沒有師尊的允許,沒有人可以擅自進雁回峰。

風夙自知無理取鬧,卻又不想放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