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她在,她完全可以護得住他。

只是,羽嫣萬萬沒想到這場結丹雷劫持續了近半月。

後來,她更是直接恢複原本的容貌,盤膝坐在了峰頂。

尋雷劫異象而來的修士,沒有人不認識羽嫣。

尤其是見到女子眉心的瀲灧星痕,這麼明顯的標誌。

原本以為有機會奪得異寶,這下好了,一方大能的掌中之物,他們是不要命了才敢覬覦。

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少,雷劫愈發猛烈。

羽嫣托着下巴視線幽幽。

一切脫離了她的認知,是不是伏羲琴的緣故?

手腕上的青鐲亮了亮。

羽嫣垂眸看着手腕,

“你知道?”

“主人,傳承記憶告訴我,這隻鳥大概是出現了返祖進化。”

水暮染聲音冷冰冰的,和之前在禁地時聽到的音色完全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提及的是小焰的緣故。

這隻鳥?

羽嫣想笑,估計這家伙是還記着小焰啄他的仇呢。

“返祖進化?他本不就是鳳凰?”

她疑惑問出聲。

看着又一道手臂粗的天雷醞釀好打在蛋殼上,羽嫣忍不住心臟顫了顫。

嘁。

識海中傳來水暮染的一聲輕嗤。

羽嫣挑眉,看來有點兒東西,她準備好了豎耳傾聽。

誰知水暮染那邊卻是卸了勁。

只聽他緩緩道,

“這我就不知了,主人,等我修為恢復,或許能想起來更多。”

羽嫣直起了身子,她盯着青色手鐲神色複雜,她問,

“那你呢,會不會哪天你也縮進龍蛋里?”

水暮染猶豫了一下,然後犄角化出蹭了蹭羽嫣的手腕,

“不會。”

“嗯?”羽嫣拍了他一下。

對方立刻縮回犄角,聲音頗有些得意,

“我的血脈本來就是最高等級,不需要再返祖。”

“又是傳承記憶告訴你的?”

羽嫣睨了他一眼。

對方嗯了一聲,多少沒了些底氣。

羽嫣是相信的。

一旦契約成,靈獸便不可能再對主人說謊。

雁回峰

裴言喜歡極了羽嫣這滿峰的桃花樹。

他將伏羲琴架在樹下,琴音流瀉而出。

滿地的桃花瓣被琴音中的靈力帶起,洋洋灑灑漂亮極了。

裴言手下的動作愈發流暢輕快男子唇角微微揚起。

隨着時間的流逝,一朵朵桃花不斷在枝椏綻開,原本便極其茂盛的桃花樹,此刻更是被壓彎了枝頭。

小青雲秘境

隨着一陣猛烈的顫動,一道道光芒落在了秘境內的弟子身上。

風夙嘴邊溢着一抹血,他伸手抹掉。

少年鳳眸底星光熠熠,要結束了。

漓澤半殘廢的靠在樹根處,他喘了一口氣。

太難了,想他區區築基期,竟是要面對金丹期獸潮,要了命了!

小青雲秘境不愧是小青雲秘境

此番歷練過後,師尊再見他一定會誇獎他的!

他瞥了一眼左右兩邊的風夙和季無野。

“師兄,師弟,你們說師尊會不會在外面接我們?”

風夙眸心一動。

季無野望着落在自己周身的光芒,他唇角輕勾。

師尊會不會接他們他不知道,但他的劍有沒有準備好他更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