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平可以死。

但死的時候別連累他們。

最重的是,如果季師弟被執法堂懲處,師尊會不開心。

風夙淡淡的收回視線。

兩人沒多理會,狀似沒發現他一般直接離開。

幾乎是風夙和漓澤前腳離開,一道粉衣少女的身影便從樹上落了下來。

蘇若若心疼的看着手中最後一張隱匿符。

早知道她上次回蘇家的時候,應該多拿幾張的。

隱匿符在修仙界並不稀有。

但抵擋高階修士神識查探的隱匿符不便宜。

蘇若若日常修煉開銷並不小,這還是在她是掌門親傳弟子的條件下。

一張阻擋金丹期修士神識的隱匿符需要五百靈石。

一張兩張她日常開銷的起。

十張八張的話她就心疼了。

自從進入小青雲秘境,她已經用掉了近二十張隱匿符。

上次回蘇家她也就從倉庫拿了這麼多。

要不是因為她是偷偷回去的,又已經拿了寒磁髓,避免被蘇家長老過早察覺,她可不會這麼收斂。

蘇若若一番心緒輾轉,整個人站在半昏迷的陳青平面前。

杏眼中滿是怒其不爭。

真蠢!

白瞎了她給他的遁行符。

蘇若若手中躥起一團靈力。

少**狠的目光落在昏迷的男子身上。

她的話騙騙這蠢貨還可以,一旦他將他倆的對話說出去,別人可不會和他一樣天真。

蘇若若一張拍向了陳青平胸口。

還是去死吧!

陳青平死的悄無聲息。

蘇若若手中捏着一塊留影石。

之前季無野對陳青平的攻擊,她可是全部記錄下來了。

女子唇角惡劣的勾起。

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到了呢。

——

“姐姐,姐姐我想吃糖葫蘆!”

身着淺藍色衣袍的小男孩兒,被青衣女子抱在懷中。

他一手攬着對方的脖子,一手遙指小攤邊一串又一串的紅津津亮晶晶。

是叫糖葫蘆吧?

他剛剛悄悄聽路過的小姐姐這麼說的。

一看就很好吃,他也想要。

羽嫣變幻了容貌,她順着小焰的視線看向小攤。

“那不叫糖葫蘆。”

那模樣確實是凡界糖葫蘆的樣子。

但修仙界的靈食,又怎麼會用凡界毫無靈氣的山楂果。

“那叫什麼呀?”

小焰眨巴眨巴眼,他明明沒有聽錯的。

“赤焰果。”羽嫣望着男孩兒似笑非笑,“就是小焰的焰。”

“啊!”

男孩兒渾身打了一個顫。

他趴在羽嫣肩頭,過了一會兒悶悶道,

“可是小焰還是想吃。”

羽嫣拍了一下他的*,她輕笑,

“姐姐也沒說不讓你吃啊。”

女子桃花眼中滿是逗弄後的得逞。

她嘴角噙着笑,走到小攤邊買了兩根。

男孩兒喜笑顏開接過,琉璃色的眸子中滿是喜悅。

他嘴邊咬着一串,另一串被他用靈氣封好放進了儲物戒。

羽嫣看着他一番動作沒有說話。

赤焰果算是修仙界常見的靈果。

普通的靈氣濃度便可培育。

和山楂果不同,赤焰果甜的過分。

若是像這樣再裹上糖漿,想想那口感,羽嫣表示,她不能接受。

小焰是第一次見,也是第一次嘗。

羽嫣盯着他,她很期待他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