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

離開前,季無野垂眸看了趙陸一眼。

那一眼似笑非笑,涼薄又諷刺。

趙陸躲閃着目光,他快速垂下了頭。

仿佛心底的所有醜陋都被他看穿,趙陸羞愧又尷尬。

他潛意識里害怕被牽連,選擇袖手旁觀。

趙陸捂着傷口的手鬆開,抬頭望向青年的背影,多了一些羡慕。

他沒有季師弟的勇氣,也沒有季師弟的底氣。

季無野和趙陸先後離開。

一時之間,只剩下陳青平一個人。

他膽怯的朝不遠處的山洞口看了一眼。

生怕風夙和漓澤突然出來。

有季無野在前,他深刻的認識到,或許嫣尊者的另外兩個徒弟也不是好惹的。

別看他們一派道貌岸然的模樣!

他被抓住一次就夠了!

陳青平大喘着呼吸,他顫抖着手,艱難的從儲物戒拿出了一顆回春丹。

不等藥效發揮,男子趕緊爬着一寸一寸挪到了一顆粗壯的樹幹後。

藉此來掩蓋自己的身形。

他知道,另外兩個人很快就要出來了。

正如他所料

風夙和漓澤處理完妖獸的屍體,正一前一後從洞口走出來。

兩人的腳步聲不斷湊近。

陳青平屏住呼吸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哪怕他受了傷,修為也是臨近金丹的修士。

只要他穩住,在風夙不註意的情況下,就不會被髮現。

陳青平繃著身子倚靠在樹幹上。

隨着丹藥藥效的發揮,身體上的疼痛減弱了些許。

腦海中不斷划過,蘇師妹朝笑的爛漫的場景。

他咬牙。

是他辜負了師妹的委托。

那日他在森林里和師妹偶遇,才知師妹的隊友已經隕落了兩個。

她面色憂愁,看的人心疼極了。

距離秘境關閉就剩半個月的時間。

師妹說掌門交待給了她任務,她害怕自己此番完不成,惹師尊失望。

“師兄,你如果歷練的時候遇到了,師妹願意用其他靈寶交換。”

龍髓,就是龍髓。

陳青平面上划過一絲挫敗,緊接而來的是對季無野,甚至是對另外三人濃烈的恨意。

他差一點兒就可以捏遁行符離開了。

偏偏季無野追了上來,搶走了他的符篆不說,還差點兒燒死他!

那符篆,可是師妹擔心他性命送他的。

趙陸也是,他居然眼睜睜的看着不救他!

陳青平越想越生氣。

還好尚寸一絲理智,不至於暴露了氣息。

風夙的視線,在草地上那攤暗紅的血跡上划過。

空氣中仿佛還殘餘着季師弟靈火的氣息。

少年狹長的鳳眸微斂。

他不是沒發現陳青平的小動作。

只是後來季師弟和趙師兄追出來了,他也便放心了。

只是,看這“戰場”,師弟不會一個失手……

風夙眸色凝重了些許。

這時候,漓澤拉着他的袖子扯了扯。

他朝不遠處的樹幹抬了抬下巴。

風夙會意,在看到一片顫抖的白色衣角時,竟是鬆了一口氣。

還好師弟有分寸。

一路歷練下來,他早已認清了陳青平的面目。

這人自私又惡毒。

但若是讓他死在季師弟手上,他們可是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