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平同樣後退了一步。

他站在趙陸後方,略顯俊秀的長眸看了風夙一眼,又快速垂下。

他就是蘇師妹喜歡的人?

呵,戴着面具連臉都不敢露出來。

親傳弟子又如何,還不是跟自己一樣的修為。

蘇師妹究竟看上了他哪兒了?

陳青平拳頭緊握。

“陳師兄,你說咱是不是走了大運了!”

趙陸激動的心情依舊無法平復。

他實在憋的很,忍不住轉頭湊到陳青平耳邊感嘆道。

陳青平一愣。

轉而明白了趙陸的意思。

他嘴角輕扯,半遮掩着的眼底滿是不屑,沒出息。

“趙師弟說的對。”陳青平附和道。

他和趙陸可不一樣。

他是主峰的內門弟子,平日和蘇師妹關係很好。

今日他本是想等她來了一起。

雖然沒有提前說好,但他想以他和蘇師妹的交情,只要他提,她一定會答應和他一起。

只是沒想到沒等到蘇師妹,卻是被趙陸纏上了。

他一到森林出口他就嘰嘰喳喳湊了上來。

他只能假裝敷衍應和,當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趙陸當時說了些什麼。

他註意力可都在從出口走出來的弟子身上。

他生怕不小心錯過蘇師妹,或許晚一步她的隊伍就沒自己位置了。

走了大運?

是走了大運,陰差陽錯被拉進了這個隊伍,他平白錯過了和蘇師妹一起歷練的機會!

陳青平手中捏着一塊傳訊石。

等出了通道,他就聯繫蘇師妹。

“過來幫忙!”

那邊風夙和季無野已經迎上了巨蟒。

趙陸被安排保護漓澤。

瞧見陳青平在發獃,風夙喊了他一聲。

“啊?來了。”

陳青平掩下心頭的不虞。

都是築基大圓滿,拽什麼拽!

男子將握的發熱的傳訊石小心翼翼放進儲物戒,然後才慌慌張張的沖了上去。

趙陸看着風夙和季無野的出手,他滿眼崇拜。

雁回峰首座師弟也就罷了。

季師弟明明還沒有築基,但人家明顯比自己當年築基初期時還要強。

慚愧,真是慚愧啊。

那邊三人正和巨蟒戰的激烈,趙陸此刻卻是盯着漓澤漸漸顯露的身形,臉上錯愕又震驚。

白衣少年緊閉的眸子微顫。

趙陸的心臟似乎也跟着顫了一下。

漓澤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覺黑漆漆一片。

那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眼瞎了。

他不是在大樹上嗎?

天黑了?

手掌一動按到了石壁上冰涼的石塊,遠處戰鬥聲傳來,漓澤猛的坐直身子。

他是誰?他在哪兒?!

“漓師弟,你醒啦?”

趙陸笑嘻嘻的看着漓澤道。

漓澤才發現自己身邊有人,他警惕的後撤。

識海已經卷起了狂風暴雨。

半刻鐘後

漓澤拔劍直接加入了戰場。

他對着巨蟒的腦袋一陣劍法輸出。

少年臉上滿是怒氣,別讓他知道是誰下的絆子!

趙陸摩拳擦掌跟了上來,終於輪到他出手了,哈哈哈哈哈!

“師弟,你醒了?”

季無野眉峰微挑,他一劍插入蛇信子,拔出時帶出一串血條。

漓澤捏緊劍柄,他咬牙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