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交錯的疤痕頃刻暴露。

蘇若若瞳孔一縮杏眸瞪大。

她大概是真的受到了驚嚇,整個人還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風夙緩緩將面具戴上。

意料之中的事。

少年眸底的情緒除了冷漠之外沒有絲毫變化。

蘇若若的態度並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若是她因此放棄了對他的糾纏,他或許還會開心。

風夙不免想到了羽嫣。

同為女子,她真的會一點都不在意皮相嗎?

當年師尊贈他面具,又有幾分是不想見到他的模樣?

思緒一旦打開便再也止不住。

少年不由的想,其實師尊也是介意的吧。

但他又怎麼可以拿師尊和蘇若若比。

蘇若若腦海中不斷交錯着風夙俊美如鑄和疤痕遍佈的容顏,掌心緊緊摳着。

怎麼會,為什麼他的臉上會有傷疤?

這和她夢到的不一樣!

這不應該……不應該……

她的夙哥哥明明那麼好看……

蘇若若慌張的找尋着風夙的身影。

可是在她走神的時候,少年早已徹底甩開了她。

日上梢頭

眼瞅着人越來越少。

找尋了一圈無果後的風夙和季無野在出口處匯合。

四目相對,皆是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凝重。

一個大活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

更何況這裡沒有一絲危險。

風夙再次來到了那棵樹邊。

他突然想起了方纔蘇若若身形隱匿後出現的場景。

強忍着心頭的不適,他仔細的將當時的場景重新梳理了一遍。

若是蘇若若可以隱藏氣息不被人發現。

漓師弟為什麼不可以?

區別便是自願和非自願罷了。

風夙幾乎可以確定是有人使了絆子。

拖住漓澤,拖住他們的腳步。

季無野跟着來到了樹下。

他仰頭看向樹冠,一個飛身落了上去。

簌簌簌

樹葉紛紛落下,風夙拿開一片落在鬢角處的綠色葉子。

“如何?”他仰頭問。

季無野雙腳踩在兩道枝椏上,他垂眸,視線和神識仔細的探索着樹冠。

終於,在看到右手邊無故彎下去的軟枝條時,他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青年彎腰,掌心在被壓彎的樹枝處輕輕一拍。

果然

啪的一聲清脆聲響,他的手被一道軟乎乎的東西擋住。

結合手下的觸感和聲音,季無野當下便知他這是拍到了二師兄的臉。

風夙敏銳的將一切攬入眼底。

漓澤是在樹上沒錯了。

季無野摩挲着“虛空”將漓澤扶住。

然後帶着人跳了下來。

在風夙眼中,只能看到季無野胳膊環着空氣。

“他沒醒?”風夙靠近了一些。

少年伸出手,憑着大概找到了漓澤的臉。

他伸手捏了捏。

漓澤大概是有感覺的,他歪了歪頭,卻是依舊昏睡着。

“睡得香着呢。”季無野輕嗤一聲。

他們找了他這麼久,他倒好,中了計不自知。

笨!

“先進去再說。”

風夙瞧見剛到森林出口處的兩名弟子,他在漓澤另一側幫忙扶着。

季無野贊同的點頭。

“自是聽師兄的。”走了兩步他突然道。

風夙側頭看了他一眼,季無野無懼他的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