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師尊又沒有親昵的關係。

小焰似是知曉自己的處境。

他連掙扎都沒有,任風夙攬着他。

羽嫣大概沒想到少年會有這麼一問,她頗為詫異的看着他。

風夙眸底躍着誠摯。

除去顯而易見的探究,羽嫣並沒有捕捉到其他的情緒。

“方笙。”

不知道想到什麼。

女子答話間,語氣帶着風夙無法明瞭的深意。

等他想要從女子神情上捕捉一絲蛛絲馬跡之時,對方已經側開了臉。

劇情中,方笙是風夙的情敵。

他手中的毓流劍在書中也是方笙的佩劍。

蘇若若從凡界離開後直接拜師蒼渺宗,昔日的青梅竹馬難得在五宗大比上才見她一面。

方笙一眼便被她吸引,在得知她喜歡風夙後更是視他為頭號敵人。

風夙大概也是惱了他對蘇若若糾纏不休,每次和方笙碰面總要拔劍挑釁一番。

書中的她還暗中幫過方笙,避免他被風夙虐的太慘而無法追求蘇若若。

羽嫣嘴角溢出一抹諷刺。

劇情中的她為了風夙可是費勁了心思。

“師尊,師尊?”

風夙喊了羽嫣兩聲。

“怎麼了?”

羽嫣快速的收斂情緒回神,眼瞅着少年近在咫尺的銀色面具。

她眉心一跳一掌將人推開。

砰!

猝不及防的,風夙後撤兩步撞到了大殿中的柱子上。

少年鳳眸低滿是錯愕。

隨之而來溢滿的是破碎無比的受傷。

隱約可見三分迷茫無助。

師尊對他動手。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自始至終他不過是問了一句方笙是誰罷了。

羽嫣自知衝動。

她還未收回的手掌微蜷。

心頭的慌亂悔意幾乎無法自抑。

她趕緊錯開和少年的對視。

風夙捂住肩頭。

他低頭看了看被師尊一掌拍到的地方,隱隱作痛傳遞至心尖。

越靠近心口疼意愈發強烈,幾乎要將他的意識吞沒。

風夙咬緊牙關,才避免了嘴邊將要泄出的聲音。

“啾——”

不知何時趴落到地上的兔子,一看狀況不對,立刻化身小鳳凰飛了出去。

風夙面具下劍眉皺起。

“徒兒可是惹惱了師尊?”

他垂着眼睛沒去看羽嫣。

不知道是不願還是不敢。

少年聲音沙啞中帶着輕顫,偏偏語氣中滿是倔強。

他的話小心翼翼不是質問。

他不願,也不敢。

“抱歉。”

滿腹解釋不知如何開口,生硬的兩個字讓少年徹底心灰黯淡。

“徒兒知曉了。”

風夙轉身,生怕眼中的脆弱暴露。

羽嫣緊攥着袖口。

望着少年緩緩離開的背影,她心口莫名一澀。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攔在了風夙身前。

羽嫣目光緊盯着少年緊捂着的肩頭。

“讓為師看看。”她直接開口道。

沒人比她更清楚她那一掌的力道。

她一點兒也沒留餘地。

想到風夙現在連金丹修為都沒有的身體,女子心下一急。

風夙身形僵住,他始終垂着眸子,“不用了,師尊。”

只是羽嫣根本不顧少年的出聲拒絕。

她一把扯下了他蓋住傷口的手。

另一隻手已經迅雷不及掩耳的拉下了風夙的衣衫。

一絲涼意划過肩頭。

風夙渾身一顫。

整個人徹底僵硬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