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她提醒他!

這些年他有哪一天不是把她當師尊看待。

甚至於放下了最初的警惕。

季無野睫毛微顫,那些被他刻意塵封起來的黑暗過去,此刻又有泛起波瀾的趨勢。

青年趕緊壓下。

羽嫣一聽他語氣便知道這人在賭氣。

經此提醒,她倒也記起來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

確實是她的不是。

她承認她是忘記了。

“半個月後小青雲秘境。”

羽嫣緩緩開口道,她視線酌在季無野背影上笑的有些無奈。

小青雲秘境又如何?

季無野神色已經恢復了平靜。

哪怕知道羽嫣怕不是直接轉移了話題,他依舊沒出息的停在原地,期待女子接下來的話。

“待你出來,為師自會履行承諾。”

青年瞳孔一縮,而後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既然師尊都這麼說了。

他就再等一次便是。

只是師尊……

弟子可不允許自己被騙第二次了。

季無野眸底有暗色霧氣氤氳而過。

待他身影消失,羽嫣頭疼的揉了揉額角。

小青雲秘境會開啟兩月,境內實則是兩年。

兩個月的時間,足夠她尋得一把適合季無野的佩劍了。

“姐姐,我也想去小青雲秘境。”

軟軟糯糯的孩童聲傳來,羽嫣揉額的動作一僵。

“你去湊什麼惹熱鬧。”

女子眼中泛起淡淡的柔色。

她指尖靈力微動,小男孩兒便被她抱在了膝頭。

對方只有四五歲左右的身形。

羽嫣捏了捏小焰白乎乎的小臉,指尖還在他旋起的梨渦上戳了戳。

“姐姐你就讓我去嘛!姐姐……小焰真的很想去……”

男孩兒琉璃色的眸子滿是渴望,他撒嬌般的搖着羽嫣的胳膊。

女子望着他笑出聲。

“不是姐姐不讓你去,小焰,你修為太低,太危險了。”

“我到時跟着姐姐的徒弟不就好了!”

小焰臉頰氣鼓鼓的,狀似要將臉側羽嫣的手指彈開。

“他們自顧還來不及,哪有精力管你。”

羽嫣似是成全他般的收回了手。

“小青雲秘境危機四伏,我也最多只能保證他們的性命無憂。”

女子神色幽幽。

修仙之路向來危險與機遇並存。

小青雲秘境雖然是蒼渺宗自己的秘境,但並不是全然安全的,甚至可以說荊棘遍地。

只有金丹以下的弟子才有資格進入。

每十年開啟一次,不需要競爭名額。

畢竟歷屆百人亡十的隕落記錄,足以勸退太多人。

男孩兒沉默下來,圓不溜秋的眼中滿是失落。

突然,羽嫣只覺膝頭一輕。

小焰再次變幻成兔子趴在她腿上。

“師尊,徒兒可否知道今日拜師之人的身份?”

風夙踏着步子緩緩走到羽嫣身前。

目光在女子懷中的赤兔上一凝。

不顧請示羽嫣的意見,他直接上前彎腰將兔子抱了過來。

他雖然沒見到小焰化形後的模樣。

但一年前他偶然瞥見過師尊懷中抱着一小男孩兒。

想來是化形後的小焰沒錯。

風夙心口划過一絲酸意。

他小時候師尊都沒有那樣抱過他,這家伙憑什麼。